第122页

      贺子烨的智商和心态都是一流顶尖的,甚至可以说,就算是她,在贺子烨的面前,也绝对是算不过他,更加别说跟他耍什么心眼的!

    如果,他真能够把骄傲自负,只相信自己的联想不听取别人意见的毛病,给改掉的话,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洲了,就算是他想要学别人统治整个世界,也绝对不是不可能的!

    而且,她有理由绝对的相信,在上一世,他之所以会败在司空骥的手中,肯定不止是司空骥有自己的男主光环所在,应该还有他的一些自负因素存在,所以才会在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就被司空骥给吞并了。

    但是,你以为贺子烨自己会不知道吗?你以为,他就不想改吗?

    只不过,这是骨子里的东西,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他没有办法改变,只能任由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

    现在,就这么大喇喇的被苏音给指了出来,虽然她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词汇,更加的没有说他有病,可是在他的眼里,在他的心里,却已经认定为,苏音是在嘲笑他!是在讽刺他!看不起他!

    只是,看着苏音那双认真且真诚的眸子,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下不去手,下不去手打她!

    否则,以她今天对他自尊和威严的挑衅,早就分分钟的弄死她了,又怎么可能会一次又一次的放过她,一次又一次的任由她对自己的蔑视呢?

    贺子烨双拳紧握,额上青筋爆起,双眼更是充满了血丝和怒意。

    他的这副怒气冲冲的样子,让苏音凭白的感到了危险,下意识的握紧自己的双拳护在了自己身前。

    虽然她打不过他,但是好在有一些内力所在,应该是不会那么快就挂在了他手上的!

    而贺子烨在看到苏音眼底对他的警惕和防备后,心中怒意更甚,可又怕自己真的对她动手,只能憋屈的一脚踹在了餐桌上,愤然离去。

    苏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后怕的轻轻的拍着自己快速跳动的心脏。

    哗啦啦

    旁边餐桌的散架,让苏音狠狠吓了一条,特别当她在看到餐桌那支离破碎的样子后,顿时心中的后怕也就更大了。

    本来,都已经活了几百年,甚至还经历了好几次死亡的她,应该是不用再惧怕这种事qíng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在面对贺子烨的时候,却充满了惊恐和不定xing,甚至有些时候,她都几度绝对,贺子烨就要对她下手了!就要打她了!

    虽然到最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没有下手,但是贺子烨的恐怖xing和危险xing已经在她的心中定了位,并且一时半会的是怎么也消除不了了。

    贺子烨在离开之后,没有在回来,而苏音在前夜,虽然担惊受怕了几个小时,但是在后来,她也就慢慢的深度睡着了,自然也就不可能知道,在半夜凌晨一两点的时候,已经经过跑步、拳击,彻底将心中愤怒发泄了一小半的贺子烨,又折了回去。

    看着苏音恬静的睡颜,贺子烨心中剩下的那一半没有消除的怒火,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慢慢的自动消除了,就连自己就那么怔怔的站在她的chuáng头边,就那么看了她一夜,都不自知。

    翌日清晨,苏音缓缓的睁开,自己惺忪的睡眼,在发呆了一小会儿后,才皱着眉头从chuáng上,坐了起来。

    一番洗漱后,天色已经大亮,而大帅府外的街上,也慢慢的响起了小贩的吆喝声和叫卖声。

    经过昨晚的不欢而散,本来她是真心的不想去找疯子贺子烨的,但是根据剧qíng发展,今天上午就是司空骥和徐雨姝两人相见的时候了。

    要想破坏他们两人之间的感qíng,就唯有从根源就直接的毁掉!

    这样才能让他们断的比较gān净,从而让两人也更好的能够,向背走的比较远一些。

    夫人,你现在要用早餐吗?丫鬟再为苏音倒掉洗脸水后,一脸讨好的对着苏音,笑问道。

    苏音摇摇头,抬脚就朝着大帅府中,走了几步,你们大帅呢?

    哼!无事献殷勤,非jian即盗!你这一大早的就找我,是有什么事qíng啊?独属于贺子烨的骄傲声音,募得从她身后传来。

    苏音转身望去,在看到贺子烨的时候,差点惊掉了自己的一双钛合金狗眼。

    一身黑色西装,将他健硕笔挺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而外面披着的一件同色系风衣,却让他的气场再次成倍的翻长。

    这个男人,集霸道,qiáng悍,帅气为一体,而且还能分分钟的扮演,优雅的贵公子,简直是人间极品!

    不管是xing格,外貌,还是家世,那都绝绝对对的是一个极品啊!

    当然,对于这个深有感触的苏音,决定在这个需要讨好他的早晨,不再和他那么的针锋相对,或者说,不再跟他生气较真!

    谁让她现在得巴着,求着这位高贵的爷呢。

    闭上你那狗眼,看的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虽然贺子烨的脸上,没有一处不再表现着对苏音的嫌弃,但是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和声音中透着的愉悦,还是很容易就让苏音,感受到了他此时的好心qíng。

    正文 第117章 都统,我要绿了你(五)

    我这不还是因为大帅太过英俊了嘛!苏音qiáng压着嘴角的抽搐,对贺子烨舔着脸笑道。

    妈呀!为了能够出去,她容易么她?!

    油嘴滑舌。贺子烨轻飘飘的扫了她一眼,以一副算你识相的高傲模样,很是利落的从苏音的身旁,擦肩走了过去。

    苏音见此,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上,心中内牛满面。

    原本,她以为自己跟着贺子烨,就能够缠着他,让他答应自己出府,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一言不发的主动带着她出去了,而且看样子,目的地很明显就是对面的咖啡馆!

    苏音心底窃喜,可又暗戳戳的偷瞄了一眼,大步走在前方的贺子烨。

    真是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之间铁树开花,愿意让她出大帅府了,而且还亲自带着她前往咖啡馆?!

    难道,他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目的或是有什么需要利用她的地方吗?

    苏音募得摇摇头,努力的将脑袋中联想的那些东西,全部甩出脑外。

    不管贺子烨怎么利用她又或是有什么目的,她只要能够成功的拆散司空骥和徐雨姝那对渣男贱女,管他怎么利用又有什么目的呢!

    再说了,贺子烨的主要目的也是攻下凌鼎城,一枪将司空骥给毙命了!

    而他的这个目的,正好跟她的任务有些共同点,所以,不管他怎么利用,只要他不超过她的道德底线,那她就心甘qíng愿的被他利用,就权当是他帮自己完成任务,提前付诸的费用和利息了。

    思及至此,苏音也不再纠结那些无谓的事qíng了,而是紧紧的跟在了贺子烨的身后,跟着他一路从咖啡馆里进去,然后上到二楼,在一处能够纵观全店的角落内,坐了下来。

    客官,有什么要点的吗?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男子,双手捧着一张硬纸板,走到了两人的面前,并且恭敬讨好的对着两人,笑说道。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