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页

      什么话?贺子烨一顿,手劲一懈,不过还是没有松开。

    苏音在感受到脖颈部,不再有被勒的感觉后,顿时双手抓着自己的衣领,使劲一拽,就将自己的脖子从贺子烨的那双大手中,解救了出来。

    深吸一口气,苏音不疾不徐的端起一旁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小口,在舒缓了脖子的不适后,才面容淡淡的说道,我想在宁康城,自由活动。

    不行!贺子烨一口拒绝,随后重新坐在凳子上,一脸讥讽的对着她,嗤笑道,我还以为,你真就那么淡定,对司空骥的到来一点都不感到高兴呢,没想到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啊,居然就忍不住了。潭苏音啊潭苏音,你以为我大帅府就是那么好来的地方,能够让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你做梦!

    苏音眼皮不动,淡定吐槽,是你自己绑我来的,不是我自己想来的。

    如果说,司空骥和徐雨姝因为自己的私心而伤害了潭苏音的话,那贺子烨就是造成那段孽缘的开始!

    虽然,在后来,贺子烨主动的将潭苏音给放了回去,但是,他的目的,所有人都再清楚不过了。

    他们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司空骥是,徐雨姝是,贺子烨也是!

    老子管你怎么来的!既然来到了老子的大帅府,除非老子亲手放你出去,否则门都别想!就连窗户都没有!贺子烨下颌一扬,脸上是说不出的专制和霸道。

    苏音真是无语凝噎,如果不是任务需要的话,她想,她就算是一辈子待在这个所谓的大帅府,也绝对不想要再和他说一句话了!

    简直,蛮横专制到了一种惹人眼的地步!

    不对!是任何的专制,霸道,都惹人厌!

    可是,想想任务和司空骥徐雨姝两人明天相识的关键点,苏音qiáng自把对贺子烨的怒火,用力的压了下去,希望能够和他好好的说一说,明天出府的事qíng。

    我就走不远,就在大帅府对面的咖啡馆里,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让人一直的跟在我身后,怎么样?苏音一脸温和的看着他,好声好气的商量。

    可是,贺子烨一听,在大帅府对面的咖啡馆里,骨子里的易怒脾气又犯了,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司空骥就在大帅府对面的咖啡馆里,所以,才想要偷偷的溜出去,给他送信啊?我告诉你,没门!就连窗户fèng都没有!

    苏音怒瞪双眼,只觉心中一股无名怒火正在往她的头顶上空,迅速的流窜着。

    瞪我?你居然敢瞪老子?贺子烨气得双手叉腰,猛地一踹眼前的桌子,就将桌面上的围棋子,震的散落在地,老子告诉你,就算你瞪瞎眼,老子也绝对不会放你出去跟司空骥那个孬种见面的!

    苏音闭眼,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想想自己的任务,想想自己满级之后,就能够脱离女配系统了,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苏音一边在心中努力的说服自己不要生气,一边qiáng自的纾解着心中的怒火。

    短短的一瞬间后,她才睁开了眼睛,不喜不怒的对着眼前bào躁的男人,出言挑衅,你说这么多,是不是因为你下不过我,所以才会找这么多的理由,好躲过这场比试啊?

    老子会下不过你?开什么玩笑!说他什么都可以,绝对不能说他不行这件事!

    正文 第116章 都统,我要绿了你(四)

    那就来啊!如果我赢了你,那你就任由我在宁康城内活动,如果我输了,从此不再提这件事qíng了,而且任由你摆布,绝不吭声!怎么样?敢吗?苏音骄傲抬头,眉眼之间皆是不屑和轻蔑之意。

    她也看得出来了,贺子烨就是一个神经病,如果她不动用手段激他一下,或赌一次的话,那她这辈子都不用想去完成任务了,更不用说,去破坏司空骥和徐雨姝的感qíng了!

    说不定,等到贺子烨愿意放她出去的时候,人家孩子都两三个了,她还怎么去分开他们?怎么去完成任务啊?!

    我看你根本就不是想跟我下围棋,你就是想去见司空骥那个孬种对吧?贺子烨虽然骄傲自负,但是智商却是常人所不能及的,而苏音这个激将法,虽然有用,但是在他的眼中,却是不入流的。

    他是我相公,我为什么不能见?!说到这,潭苏音心里的怨恨和气愤就一股脑的涌了上来,你们打仗就打仗,为什么要把我这个手无缚jī之力的弱女子牵扯进来?你不觉得,自己很卑鄙无耻吗?!

    贺子烨高冷一笑,对着苏音不屑轻嗤,我这是有手段,有谋略!是腹黑,是战术!况且,如果能够不费chuī灰之力就能够完全将凌鼎城得到手的话,那我为什么还要费那个力气,去选择那什么面对面的较量呢?那是笨蛋,蠢货还会用的方式,老子不屑!

    你苏音气结。

    她一直都以为贺子烨易怒bào躁,虽然心底知道他的智商可能比别人要高,但是,没想到心态和想法,都要比别人要想的透彻!

    说的好听点,就如他所说的那样,叫谋略战术,可要是说的难听点,那就是卑鄙yīn险,变态无耻!

    真是不明白,他这一个土生土长的民国人,思想为什么能够比留过洋,学过前进思想的其他人,都还要透彻呢?

    最起码,她这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古董,这还是打心眼里面,第一次正眼看他呢。

    我真就随便的出去走走,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们两个一起出去,总行了吧?闹了这一下,苏音也明白激将法不管用了,只能另辟新径,再说了,你明知道司空骥就在大帅府的对面,可还一个劲儿的软禁着我,有意思吗?还不如,我们两个一起出去,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想法,你也正好做出反应呢,不是吗?

    听到这,贺子烨心中倒是对苏音,产生了一股qiáng烈的好奇心,你这女人怎么就和别人不一样呢?不哭不闹,不沉默绝食也就算了,在听到自己相公来了,都可以沉默一整天,甚至还能鼓动着自己丈夫的死对头,去他的隐蔽地,好去弄死他?!

    潭苏音,你说你心中到底在算计什么呢?为什么连自己相公都可以算计呢?贺子烨双手环胸,好以整暇的眯着眼睛,仔细的上下打量着她,看你这样子,也不是多么漂亮的一个大美人啊,怎么心肠就那么狠毒呢?!

    苏音嘴角一抽,面无表qíng的看着他,冷声哼道,我狠毒?貌似,你这个想要让司空骥永远留下的男人才狠毒吧?再说了,我说我要算计他去死了吗?我说,我要让你弄死他了吗?贺子烨啊,你的智商确实很高,甚至可以说高到离谱!如果,你不是这么的骄傲自负,恐怕整个宁定州都将会是你的天下!可你太骄傲自负了,也太相信自己的一面联想了,真的!

    如果,你能够把这个毛病给改了的话,我相信,以你的实力和智商,拿下凌鼎城绝对是分分钟的事qíng,可惜啊,可惜!苏音叹息着摇头,眼里心里都是替他感到满满的遗憾。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