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也想要甜甜的恋爱

      大雨过后的晴天,空气格外干净清新,带着湿润的泥土气息。
    雨下了整整一夜,地面还有些潮湿,雨水汇集在地面的低洼处,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水洼。
    张灵走在街边的人行道上,她一边注意着前边的水洼,小心地避开,一边用余光偷瞄身旁的言清。
    她觉得言清今天有些不太一样。
    就在刚才,她刚下到一楼,就看到言清站在她家楼下那棵老愧树下,当时他正低头摆弄手机,像是注意到动静,突然抬头,与她的视线对上。
    张灵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言清看自己的眼神,她和他有过很多次对视,但每次他眼里都透着平静柔和,像是春雨般润物细无声,让人不知不觉地沉溺其中。
    但当时,她被言清眼里的灼光给烫到,心跳没由来的加速,她第一次承受不住避开他炙热的视线。
    她一直都知道言清对自己是有好感的,但她第一次见他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得这么明显。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因为昨天碰到的那件事?
    正想着,手腕突然被拽住,这让神游的张灵吓得停下脚步,才发现面前的路有个大水洼,自己正准备迈步踩下去,如果不是言清及时拉住,她的小白鞋和裤腿都要遭殃。
    张灵有些尴尬,走个路都不专心差点踩水坑里,也就她了。
    她转头看向身侧的言清,他正在看自己:“走路要专心。”
    红晕立马在脸颊上晕染开,她真的羞愧地想要离开地球,感觉好丢人。
    言清也看出她的尴尬,没再说什么,拉着她绕开那个水洼继续往前走,走出一段距离后,松开手。
    感觉到手腕上的余温,张灵发现言清的手很暖,手心的温度比自己高很多。
    两人安静地走了一段路,就到校门口的那条路路边,那里很多小吃摊,各种美食的香味混杂在一起,刺激着人的唾液腺。主要的客源都是学生,摊位的生意很好,大叔大妈都在忙着。
    她在一个煎饼果子摊前停下脚步,老板是个大叔,正熟练地摊着煎饼,摊位前围了好些人。
    言清见她停下,眼睛盯着大叔手中正摊着的煎饼,问:“想吃?”
    “嗯嗯。”张灵睁着大眼睛点头,像个馋猫。
    看着她,言清问:“你还没吃晚饭?”
    一个煎饼果子量很多,足够一个人吃饱。
    “没啊,我本来就打算在去学校的路上解决晚饭的。”张灵说着,向摊位走近几步。
    才说一会话的功夫,摊位前又围了好几个人,她个子矮,被前面的人堵在外边,连大叔身影都看不到。
    见她正努力踮起脚尖往人群中的缝隙看去,言清说:“我来买吧。”
    “好。”张灵很自觉地往边上站,看着他挤了进去。
    因为排队的人有点多,等了好一会儿,言清才买好,把纸袋装着的煎饼果子递给她。
    “谢谢。”张灵接过,突然又问:“这份多少钱啊?”
    言清看了她一眼:“六块。”
    “哦。”张灵一边应着,手一边往口袋里摸去,掏出一堆零钱,刚好可以凑出六块,递给了言清。
    见言清看着自己,张灵伸在半空中的手有些尴尬。虽然之前言清有买过东西给她,但这次如果她不给钱,她觉得不太合适。
    言清没说什么,伸手接过。
    张灵边吃边走,煎饼果子料给得很足,吃起来很香。吃完最后一口,已经快走到教学楼门口,她把垃圾扔到附近的垃圾桶里。
    言清见她吃得差不多了,开口问:“听说你之前一直生活在南方,吃得惯这里的食物吗?”
    张灵闻言,偏头看他:“我爸是青岛人,我妈是南方人,以前她俩经常轮流下厨,家里都是面食和米饭交替着吃,我都爱吃。”
    “嗯,那就好。”
    张灵突然想到,前两次言清给自己打包的盒饭,都是以米饭为主食,而青岛是以面食为主的,她觉得言清真的是一个很细心的人。
    两人回到教室,没多久就开始上晚自习。
    下第一节晚自习课间,张灵正认真听言清讲一道数学大题,突然被许徽的声音打断。
    “张灵,外面有人找你。”许徽站在教室后门,朝着张灵喊。
    谁会找自己?张灵有些奇怪,起身走出教室。
    走廊外,看着眼前陌生的三个高大男生,其中一个站在最前边,其他两个都站得稍靠后,像大佬带着两个小弟,张灵对着那个像头头的人说:“请问,你们是找我吗?”
    站在最前边的那个男生开口:“是找你,你叫张灵是吧?给,你的校卡。”
    “谢谢!”张灵接过,她校卡上星期五不见了,本来想补办的,没想到会有好心的同学捡到。
    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校卡,然后抬头看向三人,注意到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张灵觉得有些不舒服。
    “怎么谢?”带头的男生突然说。
    闻言,张灵不禁认真地打量眼前这个男生,很高,皮肤偏黑,留着寸头,长得还可以,很有男人味。
    “你想怎么谢?”张灵突然觉得他们目的不纯。
    “请我吃顿饭总可以吧。”梁浩宇盯着张灵,笑着开口。
    张灵不傻,听到这大概就知道对方什么心思。
    她从裤袋里掏出一堆散钱,抽出几张递过去:“这里有三十块,够你们三个人吃一顿饭了,当我请。”
    见状,梁浩宇饶有兴味地看着张灵:“行,钱我就不收了,我叫梁浩宇,顶梁柱的梁,浩瀚的浩,宇宙的宇。”
    “记住了吗?”梁浩宇盯着张灵眼睛问。
    张灵眨了眨眼,点头,收回伸出的手,钱不要就算了。
    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再看手中的校卡,她无语,这叫什么事嘛。
    “宇哥,看上啦?”一人搭上梁浩宇的肩膀问。
    “模样比照片还俊,是我的菜。”梁浩宇回道。
    “哈哈哈…猜猜宇哥什么时候能搞到手?”
    “那还用说,就凭咱宇哥的魅力,那妞没几天就……哈哈哈”说到这里话语停住,笑声带着不怀好意。
    许徽见张灵回教室,叫住她:“你认识体育班那个梁浩宇?”
    张灵摇头:“不认识,说是捡到我校卡的,来还我。”
    “那人不是啥好东西,不管怎样,你离他远点。”许徽提醒,他感觉梁浩宇盯上张灵了。
    很惊讶许徽会这么说,张灵回道:“好,我会的,谢谢你提醒。”
    许徽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不用不用。”
    她刚回到座位,就注意到言清在看自己,问:“怎么了?”
    “你认识他们?”言清问。
    张灵知道言清从窗户可以看到走廊的情况,解释:“不认识,他们来还我校卡。”
    “嗯。”
    快下第三节自修时,学校突然停电了。
    停电那一瞬,教室漆黑一片,每当这种时候,总有些活泼爱闹的男生嚎叫起哄,像得了香蕉的大猩猩,嚎得格外兴奋。
    刚做题到一半的张灵眼前一黑,无奈地放下笔,听着教室里一些男生的起哄声,特别是许徽的大嗓门。
    她下意识转头看向身侧的言清,发现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于是想伸手去摸。
    就在张灵的手要碰到自己的脸时,言清抓住她的手腕。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愚蠢,张灵尴尬地抽回手:“不好意思。”
    “没事。”
    好在没过几分钟就下晚自习了。
    张灵和言清随着人群走出校门口。
    走了一段路,她发现前边走着一对情侣。他两正拉着手,有说有笑地聊着天,很甜蜜。
    用余光瞄了眼身旁的言清,张灵突然觉得,她等不了了,她也想要甜甜的恋爱。
    张灵回到家,洗完澡躺在床上,拿着手机,指尖在屏幕滑动。
    某贴吧:如何快速结束暧昧期,进入恋爱关系。
    一楼: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告白
    二楼:认同楼一
    三楼:楼主貌似是女的
    四楼:告白这种事就该男的来,楼主给够暗示就好
    楼主:怎么暗示?
    六楼:这还不简单,制造各种肢体接触,通俗点就是勾引
    七楼:楼上可别教坏人家
    八楼:怎么就教坏人家,想当初我老公就是这样被我勾回家的
    九楼:楼上牛逼!
    十楼:嘿嘿,低调低调
    ……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