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页

      对啊,我家就是普通农户,哪里像徐姑娘这样家境富裕!我呀,只要能够吃饱穿暖,然后找个好人家嫁了,我就心满意足了。苏音面色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似乎她真的像是她口中所说的那样,只是个贫穷人家的孩子似的。

    那这位徐雨姝略带惊讶的看向了,自从她落座开始,就一直默默不语的散发着自己天然冷气的贺子烨。

    他?苏音转头,看着一脸写满我不高兴神色的贺子烨,只觉得心中一阵莫名,随即,信口编道,我不认识他啊,我也是像你一样,在他这里拼桌的。

    原来是这样啊。徐雨姝扭头,咧嘴就露出了一个甜美可爱的笑容出来,先生,你好,我叫徐雨姝,是这宁康城徐家的大小姐,请问先生贵姓啊?

    虽然她的脸上是恍然大悟之色,但是在她的心中,自从苏音说出自己是普通人家女儿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把苏音踢出了自己的jiāo友名单之内。

    又或者说,她之所以来到这里,选择跟他们两个拼桌,大部分都是因为这个模样帅气,气场qiáng大的男人,完全的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甚至还让她有种挪不动步的感觉所在。

    于是,她壮着胆子就选择来到了这里,跟他们两人拼桌。

    只是,让她有些没想到的是,拼桌的过程并不像是她所想象的那样,会有一些争执和分歧,反而顺利的有点让她心生怀疑。

    不过,这一切就犹如她所想象的那样,这个身穿米色旗袍的女人,只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想必她能够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也是因为她自己使用了一些手段吧?!

    她才不相信,这个穿着皱巴巴旗袍的女人,会和这么帅气,气场又这么qiáng大的男人,有什么联系呢。

    只是

    滚!贺子烨满脸厌恶的看着,自以为是的徐雨姝,心中对她是说不出的厌恶和反胃。

    正文 第119章 都统,我要绿了你(七)

    先生?徐雨姝脸色顿时一变,在看向贺子烨的眼神当中不在充满了痴迷,先生,虽然我不知道,我到底说错了什么,让你这么震怒,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似乎你的良好修养都随着你的粗鲁,而尽数丢尽了。

    经过几年留洋的进修,徐雨姝的口才和拐弯抹角的语言功力,更加的深厚了。

    贺子烨不屑的睨了她一眼,神qíng极为狂傲的说道,就算我丢尽了又怎样?这好像并不管你的事儿吧?我看你还是管好自己为好,省的多管闲事,走出去被人给乱枪打死!

    你徐雨姝气结,一手指着贺子烨,气得全身直哆嗦。

    而苏音,则双手环胸,松松垮垮的斜靠在椅背上,面带笑意的看着两人jiāo锋,只是

    眸色一变,她对贺子烨的态度,忽然觉得很帅,也很慡,就连心中对他的那点不满和怨愤,都随着他这一计响亮的巴掌,通通烟消云散了。

    好好的一个小姐,居然都变成结巴了!真是不知道,徐家是怎么养女儿的。贺子烨从上到下的扫了她一眼,无一不在表示着他心中的厌恶和反感。

    当然,如果他听到了苏音的心声话,恐怕言辞会更加的激烈,恨不得直接捏着她的脖子,对着徐雨姝的那张脸,使劲的扇巴掌!

    先生!徐雨姝脸色极其难堪的瞪着贺子烨,心中填满了对他说不出的怨恨和责怪,我希望先生可以尊重女士,因为这样也是尊重您的母亲和祖母。

    就你?贺子烨轻蔑勾唇,募得伸脚,就直接踹翻了徐雨姝的凳子。

    徐雨姝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当即就一咕噜的摔在了地上,同时一道低沉磁xing的嗓音,还在她的头顶,缓缓响起,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老子说你没教养,你就是没教养!跟老子在这蹬鼻子上脸,以为老子是你妈啊?!

    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感受着从全身传来的剧痛,徐雨姝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霎时间,整个咖啡馆内的所有人,顿时齐刷刷的转头看了过来。

    苏音看着徐雨姝躺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模样,心中顿感一阵痛快,当即qíng不自禁的就偷笑了出来。

    贺子烨扭头,看着苏音脸上对他不仅没有厌恶,而且还略有些赞美之色,他当即恨不得朝着徐雨姝的身上,使劲的踩上那么几脚!

    当然,在某种试探xing和兴奋劲的驱使下,他还真就默默的伸腿,将哭闹不止的徐雨姝,gān净利落的就踹到了众人的眼前。

    苏音无语,虽然贺子烨这行为的确挺渣的,但是不可否认,他的这一行为的的确确的是愉悦到她了,而且还是深度的愉悦。

    从她在看到,贺子烨毫不留qíng的狠甩徐雨姝面子的时候,她唇角的笑容就一直都没有放下去过,更是在贺子烨一系列渣男的行为当中,一度失笑出声。

    不过,他们的这一举动,很容易就吸引了咖啡馆内,所有人的视线,包括一直坐在咖啡馆一楼的司空骥等人。

    贺大帅,你这样对待你宁康城的百姓,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司空骥顺着楼梯缓缓而上,面容温润的对着贺子烨,似笑非笑的嘲讽道。

    要你管!贺子烨不屑抬头,但他的目光还是不自觉的放到了对面苏音的身上。

    司空骥脸色一变,仍旧是不缓不慢的动作,但是语气却已经换为了针锋相对,怎么不要我管啊?你抢我妻子,打死我统帅府的侍卫尽几十,你觉得,我能不管吗?

    贺子烨冷笑,一脚就将眼前的桌子踹向了他的方向,探身一拽,握着苏音的手腕,就让她横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苏音抿唇,不但没有反抗,反而还安安稳稳的坐在了他的双腿上。

    不是他们两个人说,让她去寻找真爱的吗?

    那她现在,就当着司空骥的面,她倒要好好的看看,司空骥是否真的就像他口中所说的那样,真的会心甘qíng愿的放她去找别的男人。

    不过,现在的司空骥有些忙。

    贺子烨的那一脚,虽然是将桌子踹向他的方向,但是徐雨姝正好躺在他的前面,而他又是那种赐福爱民的好都统,自然不会看着一个弱女子躺在那里,孤零零的毫无人管。

    所以,他想都没想,直接弯腰横抱起徐雨姝,一脚就将桌子踹向了其他方向,而这个其他方向

    苏音皱眉冷笑,如果她刚才没有被贺子烨拉过来,而是就那么坐着的话,那她现在是不是也向徐雨姝一样,全身剧痛的躺在地上了呢?

    不管现在司空骥和徐雨姝认识与否,司空骥为了一个不曾相识的女人,而主动将危险扔到她的身上,这对于苏音来说,就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相对来说,贺子烨虽然骄傲自负,还有些小小的疯癫jīng神病,但是他好歹拉了自己一把,而且还帮她那么给力的教训了一顿徐雨姝!

    于是,两人在她心中的高低上下,瞬间就显现了出来。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