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页

      我饿了。苏音嗓音淡淡,仍旧是那副淡如素jú的模样。

    贺子烨蹙眉,看着她那副死人脸的惨白模样,顿时在心中犹豫了一下,便募得松开了她的衣领,随手就对着伺候在一旁的丫鬟,招了招手,去让后厨准备一桌饭菜。

    是,大帅。身穿粉色花布衣的丫鬟,一溜小跑的就迅速跑了出去,仿佛后面有什么在追着似的。

    苏音坐在chuáng上,慢腾腾的整了整,自己被贺子烨抓皱的衣领,随后一个掀被,便从chuáng上,抬脚走了下去。

    贺子烨双手备后,站在chuáng边盯着苏音的背影许久,直到她在屋内的餐桌旁坐下时,他才紧皱着眉头,朝着她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

    感受着身旁浓重的低气压,苏音在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后,才又伸手倒了一杯热茶,放到了他的桌前。

    贺子烨双手环胸,翘着一条二郎腿,很是嗤之以鼻的对着苏音冷笑一声,别他妈的给老子装大小姐脾气!老子可不是司空骥那个怂蛋,你这招对老子没用!老子劝你还是省省,赶紧把司空骥那孬种的全盘计划,给老子招了!否则,可别怪老子辣手摧花!

    苏音低眸轻笑,这么xing感低沉的声音,说出来的居然是一连串的粗鲁言辞?!

    如果不是她真饿了,她倒还真想跟他好好的jiāo流一下呢,可惜了,她现在饿着肚子,就算是他拿着枪,抵在她脑袋上,她也绝对不会搭理他的!

    而贺子烨,也不知道是真的不会怜香惜玉,还是真准备辣手摧花了,竟然真的从自己腰间抢袋中,掏了支手枪,抵在了苏音的脑袋上。

    说!再不说,老子就打死你!

    苏音敛眸,一双白皙柔嫩的小手,轻轻的捧着还在冒着热气的青花茶盏,一动不动。

    大帅被贺子烨吩咐出去的丫鬟,没一会儿就领着一众丫鬟,从屋外边进来了,可是看着屋内剑拔弩张的两人,丫鬟踌躇的站在餐桌前,有些犹豫的对着贺子烨,叫了一声。

    把饭菜放下,你们就下去吧。苏音抬头,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的,对着众多丫鬟柔声吩咐道。

    贺子烨嘴角轻抽,右手紧握着的手枪,被他用力的顶了一下,你还真是不怕死啊?!

    说着,他冷峻的脸上忽然扬起了一抹笑容,右手的手枪更是被他重新的收到了腰间,把饭菜放下,你们都下去吧。

    是!众多丫鬟连忙井然有序的,把手中端着的饭菜,一一的在餐桌上摆好,然后迅速离去。

    苏音看着眼前,仅仅在两三秒之内,就被完全摆好的饭菜,顿时心中一阵唏嘘感慨。

    行了,吃贺子烨的话语,尚未说完,就只见苏音已经一手端着小碗,一手拿着筷子,开始进行优雅又迅速的进餐大业当中了。

    整整一个小时,苏音整整吃了一个小时,才心满意足的放下了自己的筷子。

    而贺子烨,早就皱着一张俊脸,很是不赞同的看着她了,你不用这么折腾自己,就算是你把自己的肚皮给吃撑了,也绝对吃不穷我大帅府的!

    苏音用锦帕擦拭嘴角的动作一顿,一双漆黑的眼眸,很是惊恐的转头,看了他一眼。

    真是不明白他的脑回路是怎样的,不就饿了两顿,吃的有点多吗?

    至于这样猜想她吗?真是的。

    贺子烨见她迟迟不说话,霎时眉头一皱,有些不满的瞪着她,厉斥道,说话啊!哑巴啦?!

    苏音嘴角一抽,果断的就将视线收了回来。

    你敢嫌弃我?你居然敢嫌弃我?!本来贺子烨已经决定,看在她这么愚蠢至极的想要吃穷他的面子上,已经不准备计较她对自己那么无礼的事qíng了。

    可是,她居然敢嫌弃他?

    这,贺子烨是果断的不能忍了,左手qiáng硬的扣着她的脑袋,就将她的视线qiáng硬的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老子警告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的脾气可没那么好!

    苏音嘴角一抽,淡淡说道,看出来了。

    哼!贺子烨冲她傲娇的一扬下颌,很是趾高气扬的用着自己的鼻子看她。

    有病啊。苏音眼皮猛跳,忍不住的对他吐槽道。

    嘿!这下可真是捅了马蜂窝了!

    贺子烨一下子就从凳子上跳起来了,双手猛抓着她的衣领,就犹如拎小jī仔似的,将她从凳子上给直接的拎在了空中,你说什么?

    苏音眼皮猛跳,一张由于进餐而终于恢复血色的粉嫩小脸,仍旧是一副淡淡然的无所谓模样,一惊一乍的你有病啊。

    你贺子烨怒气攻心,右手募得松开她的衣领,就攥紧了拳头,扬在了半空中,你再说一遍。

    yīn测测的咬牙切齿声,配着他那张满是yīn鹜之色的冰脸,如果换做是他人,恐怕早就吓得哭爹喊娘了。

    你有病啊。苏音的骨子里也是倔qiáng的,相对于同样冷硬的贺子烨来说,两人就是石头碰石头,也不为过。

    贺子烨紧了紧拳头,猝不及防的一拳挥下,苏音双眼,眨都不眨的死盯着,滞留在自己眼前仅有一厘米之距的拳头。

    果然是个有骨气的,老子喜欢!贺子烨左手一松,苏音砰的一声闷响,就重新的坐回了凳子上。

    果然有病。苏音侧臀,轻轻的揉了下自己被砸痛的屁股。

    你贺子烨皱着眉头,扬着自己右手的拳头,一脸yīn霾的对着她狠声胁迫,老子虽然没有打过女人,但你要是把老子给惹急了,老子不介意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幼稚。苏音眉眼淡淡,吐槽仍旧毫不留qíng。

    臭女人你贺子烨狠戾的话,还没说完,就只见屋内忽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硬皮军靴声。

    这一个同样穿着天蓝色军装的清秀男人,突然面色尴尬的看着两人,有些迟疑的问道,我没有打搅到你们吧?

    贺子烨愤愤的收回自己攥起的拳头,脸色很是不悦的瞪着男人,怒斥道,为什么不让人通报?夏文浩你眼睛是用来出气的吗?!

    夏文浩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窘迫的看着他小声道,我又不知道,你在威胁女人?早知道,打死我也不来了,省的被你给直接杀人灭口了。

    就你?贺子烨很是不屑的轻嗤了一声,我就是灭条狗的嘴,也绝对不会灭你的口!

    夏文浩忿忿撇嘴,用一种所有人都听不到的声音,吐槽道,说什么灭条狗的嘴,也绝对不会灭我的口?你确定,自己不是被人给撞见,所以羞愤了?

    不过,这句吐槽他可不敢让贺子烨听见,否则就以他善变的xing格,别说他们是朋友了,估计就算是老子长辈,他也照打不误。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