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页

      苏掌门!您虽然贵为天渊派的四大掌门之一,但是,弟子请求您不要血口喷人,竟说些不负责任的谎话。方子清在楚落雪的庇护之下,终于将心态调整了过来,并且准备掐准时机,反将苏音和莫容一军!

    好!这件事qíng就当是我瞎说的好了,现在我们来处理盗剑的凶手吧。苏音对着两人微微一笑,便面无表qíng的看向了身旁的谈弘旭,尊主,方子清盗剑的事qíng已经水落石出,莫若身上的嫌疑也已经被完全洗去!我想请问尊主,您想怎么处置方子清这个盗取天渊派镇派之宝的盗窃凶手!

    子清师兄不是盗窃凶手!不是!楚落雪一听苏音的话,当即就慌了。

    方子清敛眉,双眼黯然无光的对着楚落雪,无奈的苦笑道,算了落雪师妹,既然苏掌门说我是盗剑凶手,那我就是盗剑凶手吧。

    不行!这怎么可以?楚落雪心中的不甘和愤怒一下子就达到了极点,爹!尊主师伯,你们不能只听从苏掌门的片面之词,就定下了子清师兄的盗窃罪名!这对于子清师兄而言,对于我们整个天渊派的弟子而言,都是不公平的啊?!

    住嘴!楚绪林心中一直压抑的焦躁和怒火,终于爆发了,来人!把楚落雪给我关入长老阁,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她出来!

    是!守在议事殿门外的弟子,顿时疾步走入,三两下的便架起跪在地上的楚落雪,就拉出了议事殿内。

    爹!尊主师伯!子清师兄是被冤枉的啊!他是被冤枉的!楚落雪尖锐刺耳的声音,在整个天渊派的上空,经久不绝。

    方子清,你可认罪!谈弘旭面色yīn沉的看着,跪在殿中的方子清,用一种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对他沉声问道。

    弟子不知何罪之有。方子清低垂着脑袋,一双漆黑的眼里充满了坚定之色。

    不管如何,只要他抵死不认账,就算是苏音知道他是盗剑凶手又怎样,她还不是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天渊剑是他偷的吗?

    只要他打死不承认!

    何罪之有?哼!谈弘旭冷哼一声,脸色和声音陡然降了一个八度,盗取本派镇派之宝天渊剑,你居然还敢说自己何罪之有?方子清,你是胆子太大了呢?还是存心想要挑衅本尊的威严呢?!

    弟子不敢。方子清弯腰,对着谈弘旭就磕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响头,还请师父查明此事,弟子是被冤枉的!

    冤枉不冤枉,那还得看过之后,才知道了。丹老沉稳的声音从殿外响起,紧接着只听咚咚咚几声,丹老一手拄着龙头拐杖,一手紧握着一颗夜明珠大小的银铜色珠子,便缓缓的从殿外,踏步走来。

    参见丹老。向元祐和楚绪林连忙从座椅上站起来,弯腰就对着丹老恭敬的行了一礼。

    而身为天渊派一派之尊的谈弘旭,更是主动从上座走下来,一路神色恭敬的将他送到了上殿的位置。

    起开!丹老一路走到了苏音的面前,毫不留qíng的抡起手中的龙头拐杖,就对着仍在位置上坐着的她,使劲的敲了一下。

    嗷苏音一手捂着自己被敲疼的胳膊,一边从座椅上嗖的一下跳了起来,丹老,不管怎么说,我也把你想要的药糙,给你找齐了吧?你就这样对我啊?

    哼!丹老在谈弘旭的陪从下,一个转身便坐在了她的座椅上。

    苏音敛眸,一手揉着自己被敲疼的胳膊,便抬脚走到了莫若的身边,吊儿郎当的站稳了自己的身体。

    虽然她一直都知道,丹老在天渊派是个特殊的存在,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当谈弘旭他们在遇到丹老的时候,也是要站起来对着他恭敬的行礼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丹老这一趟都是过来帮她的!

    就算他的身份再怎么特殊,对于她和莫若来说,也就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丹老,您刚刚说,什么看过就知道了啊?谈弘旭在丹老落座后,也没有转身离开,而是就那么的站在了丹老的右手边,以十分恭敬的姿态,对着丹老,讨好的笑着询问道。

    丹老聋拉着眼角,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而是随手一抛,就将手中的银铜色珠子,扔到了苏音的怀里。

    运转功力,看看能不能调动这颗记忆球里面的画面。

    哦。苏音听话的双手捧着那颗银铜色的珠子,便全力催动体内的真气,然后一股脑的输送到手中的银色珠子当中。

    

    苏音皱眉,加倍运转体内的真气,直到她脸色苍白,jīng神力和真气就快要透支完毕的时候,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银铜色珠子,忽然在她的手中高速运转起来,随即升空,一盏茶后,本来寂静无声的议事殿内,忽然凭空响起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随后,只见身穿一袭黑衣的方子清,忽然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而且看样子,他此时鬼鬼祟祟,正在前往的地方,正是禁地!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跪在大殿中央的方子清身上。

    而他,在看到自己身穿一袭黑衣出现的时候,早就面色惨白,瘫在了地上。

    接下来的事qíng,就犹如苏音猜测的那般,用药物在迷昏了守卫在后山禁地的弟子们后,便一路狂奔进禁地,在盗取天渊剑之后,还随手将莫若的身份玉佩,扔到了地上。

    虽然后面的事qíng,记忆球已经没有在记忆了,但是,所有人都猜测的到,方子清在把天渊剑,藏在了莫若的寝殿暗格后,便悠然自在的出现在了宴会当中,佯装一切都不曾发生过的无辜样子。

    谈弘旭此时的脸色才真正的黑了下来,孽徒,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方子清面色惨白,全身哆嗦的躺在地上,说不出一句话来。

    来人!把方子清给我押下去!三日后,在众位仙家面前,当众废去他的功力,驱逐他永生都不得再次回天渊派!

    这一夜,注定有人难眠,有人欢心。

    一切尘埃落定,苏音心qíng很好的跟着自家的亲亲小徒儿,一路溜达回了,他们的赏罚祀内。

    只见,在寂静空旷的后花园内,一张光滑圆润的石桌上,竟安安稳稳的放着两三盘月饼,和一些新鲜的瓜果。

    苏音惊喜上前,一手指着石桌上的东西,对莫若笑问着说道,这都是你准备的吗?

    恩。莫容轻轻点头,略有些害羞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呵呵,真是没想到我们家的小若儿,也是一个闷不吭声的小暖男啊。说着,苏音便一手拉着他,在石桌旁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看来,这几盘月饼,我得细细品味啊。

    莫若面无表qíng的看向远方,但是,一双如红玉般白皙剔透的双耳,早就烫的快要冒烟了。

    正文 第112章 腹黑魔尊,撩一个(完)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