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页

      苏音无奈扶额,行了,既然来了就好,赶紧找个地方坐下吧,等会儿宴会就要开始了。

    每次一说他,就是低头默认的样子,看的她是既无奈又心疼,真是不知道这样乖巧的一个少年,到底在上一世当中经历了怎样的心境变故,才会成为日后那个人人唾骂的大反派魔尊。

    仲秋节宴会,正式开始

    随着男弟子话音的落下,忽然从岛屿外,成群结队的飞过两排高脚仙鹤。

    而在仙鹤并排弯曲的两脚当中,各是抓着装有蟠桃仙果的青云竹篮。

    叭叭几声落下,仙鹤群整齐有序的重新飞出岛外,与此同时,身着白色缥缈纱裙的女弟子们,纷纷簇拥着中间的楚落雪,翩翩起舞,而处在最外围,同样身穿白色缥缈纱裙的女弟子们,则担任了此次侍女的职位。

    苏音一边把玩着手中的蟠桃仙果,一边好以整暇的观赏着,在舞池中央翩翩起舞的楚落雪。

    不得不说,楚落雪jīng致的容貌,再加上刻意的妆扮,就连她这个自认长得高傲清冷的,都不得不承认,在女主楚落雪的面前,所有女人都注定了要成为她的陪衬。

    收回目光,转头看向,坐在下座仍旧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禁yù莫若,苏音不禁一阵轻笑。

    难道身为女主的楚落雪,一点都没有吸引到莫若吗?

    还是因为,女主注定是要和反派对立的,所以她的光环效应,也就在莫若的身上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回想起整个剧qíng,似乎男女主之间的感qíng纠葛极少,就连男配和女配都不是因为感qíng原因,而和男女主闹翻的!

    苏音张口,缓缓的在手中拿着的蟠桃仙果上,清脆的咬了一口。

    一想到男主方子清,她的眉头就不禁微微蹙拢。

    抬眸环视一周,似乎方子清真的没有在仲秋节的宴会之上呢。

    在联想到,等会儿的盗剑事宜

    尊主师兄,我怎么没有看到你的首席弟子方子清啊?苏音一边将口中的果ròu嚼碎咽下,一边用一种向元祐和楚绪林都能听到的传音,向谈弘旭以内力传音道,按理说,仲秋节的一切宴会事宜,都应该由尊主师兄的首席弟子方子清来cao持啊,可为什么在宴会刚一开始,他就不见了踪影啊?难不成,尊主师兄还有别的什么小惊喜吗?

    楚绪林和向元祐本是没有注意到的,可现在被苏音这么一说,当真在整个宴会上都没有看到方子清的身影,顿时楚绪林不满了,尊主师兄,既然你已经自己准备好了惊喜,那gān吗还要让我,去准备这个宴会啊!

    谈弘旭皱眉,在同样仔细的打量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方子清的身影后,一张笑脸也瞬间变得有些微沉了,我没有让他准备什么小惊喜,估计他有什么事qíng,出去了吧。

    苏音敛眸,只是笑笑,不再言语。

    而此时,楚落雪已经翩然一舞完毕,刚弯腰准备说些什么贺词,来彰显她的高贵优雅,就只见,一直守卫着天渊派禁地的弟子,忽然匆忙而入。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谈弘旭面色黑沉的看着,跪在下方的弟子,急声厉斥道。

    守护在禁地的弟子,他不是不认识,但现在正值仲秋节宴会之际,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宁愿这辈子都不要再看见,那些一直守护着天渊派禁地的弟子们。

    回禀尊主,后山禁地被闯,天渊剑被盗!领头的男弟子,此时也顾不上谈弘旭的勃然大怒了,对于他们这些守护着天渊派禁地的弟子来说,天渊剑被盗,那就意味着他们职责失守,是要以死谢罪的!

    而端坐在下方两排的众人,不禁阵阵唏嘘不已。

    你说什么?谈弘旭已经猜想到,禁地可能是出什么事qíng了,可他没有想到的是,镇派之宝,居然在这么重要的仲秋之夜给盗走了?!

    这对于天渊派,对于他这个一派之主来说,都是奇耻大rǔ!

    回禀尊主,就在一刻钟之前,宴会刚刚开始之际,禁地弟子就被悄然放倒,一刻钟之后,弟子等人从昏睡中醒来,在察觉到不对劲后,前往禁地一看!一直被完好无损的保存在禁地之中的镇派之宝天渊剑,竟然不翼而飞!说到这,男弟子忽然上前一步,将手中一直紧握着的迷你版天渊剑玉佩,递到了谈弘旭的手中,这是在禁地内捡到的,是是莫若师叔的身份佩饰。

    在天渊派当中,每个天渊派的弟子都会拥有这样的一块身份玉佩,为的就是能够在关键时刻,亦或是其他的时候,能够证明自己的身份,也能够让蓬莱仙界的其他势力,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天渊派的弟子,从而为他们争取更大的利益化。

    可现在,就是这样的一块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玉佩,竟然成为了莫若是盗剑凶手的最佳证据?!

    苏音勾唇冷笑,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qíng,只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盗剑之人的智商竟然如此之低,不过,也幸亏如此,她才能有足够的理由,帮着莫若摆脱嫌疑啊。

    莫若,你有什么可辩解的吗?谈弘旭心中怒意磅礴,一个用力,就将手中的身份玉佩,砸到了莫若的面前。

    莫若垂眸,弯腰将玉佩从地上捡起,随后面不改色的走到了苏音的面前,噗通一声跪下,师父,弟子没偷天渊剑!这个身份玉佩,弟子也早就弄丢了,更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禁地内!我真的没偷!

    跪下,孽障!谈弘旭心中本就恼怒,现在见他这么的无视自己,只觉自己的威严和自尊受到了挑衅,顿时想也不想的就就对着他,直接出手。

    身份玉佩出现在禁地当中,这已经代表了所有的证据,所以,端坐在下方的众位仙家,没有一人敢出言阻拦,而那些本就在心中对天渊派有些不满的势力们,在看到此幕场景,心中别提有多兴奋了,又怎么会出手阻拦呢。

    但是,苏音可看不过去了,只见她拂袖一挥,便将谈弘旭所有的攻击,尽数挡下,尊主师兄,莫若是我的徒弟,不管他偷没偷,好像都不该尊主师兄出手吧?你这样,让我这个当师父的,很是难做呢。

    师妹!谈弘旭的一张国字脸,顿时时青时黑时白的,好不jīng彩,天渊剑被盗,这是多么重大的一件事qíng,不该不知道吧?师兄知道你护短,也知道你很喜欢这个徒弟,但是在天渊派的大是大非面前,师兄希望你能够想明白,什么才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而不是为了这么一个手脚不gān净,甚至还抵死不承认的混账徒弟,将整个天渊派的颜面,都全数丢尽!

    苏音勾唇冷笑,一个拂袖便将莫若从地上托了起来,随后不疾不徐的从座椅上站起来,缓步踱到谈弘旭的面前,低声笑道,尊主师兄啊,你口口声声的说着莫若是盗剑之人,可莫若,自宴会开始到如今,他可是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月灵岛啊!苏音想请问师兄,一个在金丹期的修真者,到底是怎样实战分身术,去盗取天渊剑呢?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