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页

      如果如果当初他们听从苏掌门的话,不去乱跑乱动的话,恐怕严钰也就不会在他们眼前,就那么眼睁睁的被吞了进去了!

    楚落雪?苏音侧头,看着脸色苍白如纸,全身哆嗦的犹如一个筛子似的楚落雪,脸上布满了嘲讽,原来,在这件事qíng上还有你的功劳呐!怎么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把自己的同门师兄弟,送入死神的地域当中,你的心里应该是非常高兴的吧?

    我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楚落雪双手捂着自己的耳朵,脸上豆大的泪珠颗颗落下,整个人犹如遭受了重大的打击般,有些接受不了。

    看着她失心疯般喃喃自语,苏音的心中没有任何的怜悯和同qíng,甚至还感到越发的愤怒,你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葬送了一个大好年华的弟子,你真的没有吗?

    楚落雪紧闭双眼,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求求你别再说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事qíng会变成这样

    她真的只是觉得那朵花开的特别漂亮,而且还吸引了好几只漂亮的蝴蝶飞舞。

    她想着,不就是一朵花嘛,就算迷雾森林内有很多的危险,但是一朵漂亮柔软的鲜花,又有什么可危险的呢?

    鲜花吃人,这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也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一件惊悚事qíng,所以,当事qíng在发生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同时心中也充满了惊慌和害怕。

    一句不是故意的,一句没有想到,就这么白白的葬送了一个年轻弟子的生命,呵。苏音讽刺的勾唇。

    可是,如今她再怎么生气,再怎么为难楚落雪又怎样,事qíng已经发生了,严钰也已经死了,她总不可能因为一个严钰,就罔顾这么多弟子的生命吧?!

    所以,她qiáng压下心中前所未有的愤怒,冷声对着他们斥道,立即准备东西,现在跟我继续前进!

    是。

    经历了这样一个重大的变故,现在所有人都不敢在轻易的小瞧迷雾森林内的危险了,甚至可以说,在经历了这样一个生死别离的一幕后,他们体内所有的极限,包括体力和jīng神力,都得到了大大的提升和质的改变。

    莫若和苏音一起并肩齐行,很容易的就感受到了,她qíng绪的波动。

    犹豫许久,莫若微微的动了动唇瓣,有些关心又有些忐忑的对着身旁的苏音,轻声问道,师父,你还生气呐?

    苏音侧头,对他轻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感觉人的生命实在是太过脆弱了,如果一个不小心,就很有可能整个生命都要就此终结了,所以,一时之间有些感慨罢了。

    可不是嘛,当初的她,因为别人的酒驾,结果丢掉了自己的生命!

    虽说,她也因祸得福,契约了女配系统,进而有了不老不死的生命,可是,生活了几百年,就算是当初的她还没有活够,还不甘就那么轻易的死去,但是现在的她,也想象他们这样,一辈子就活个一百多岁,然后结婚生子,最后在生老病死。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在她如今的境界处地当中,竟然会变得这么艰难,又是这么的困难。

    不过,现在也不错,虽然不能够像他们这样,进行短暂的一生,但是能够在不同的世界当中,看到不同的景色,遇到不同的男男女女,这对于她来说,也是人生中的一大乐趣和爱好。

    师父,您放心,莫若一定会好好的保护您的安全,让您平平安安的走出迷雾森林之内的!虽然莫若诧异她的观点奇怪,但是听着她那声若有似无的叹息和感慨,只觉自己的那颗心,就像是被人紧紧的攥在手心似的,疼的钻心挠肺。

    她应该是肆意横行的,不应该是这种对脆弱生命的,无奈叹息,而也正是这种疼痛,让他更加的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和念想!

    

    天色渐渐变暗,空中高高挂着的太阳,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洁白无瑕的月亮。

    苏音环视一周,募得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转身对着身后的弟子冷声吩咐道,清理周围,准备过夜。

    是。

    经过四五个时辰的徒步长走,现在所有弟子的身心已经疲惫至极,但是,上午严钰的惨状,还在众人脑海之中历历在目。

    而这样的后果,间接的导致了他们,即使现在疲惫到,躺在地下就能立刻睡着的地步,但是,只要他们一松懈,脑海中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严钰因为放松警惕,所以被鲜花吞入腹中的恐怖场景。

    在这样的折磨下,众人qiáng打着jīng神,费力的死握着手中的佩剑,一点一点的清理着周围的杂糙和丛林。

    苏音和向元祐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丝毫不敢松懈的样子,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这样说,感觉有些对不起严钰,但是不可否认,他们在经历过严钰的事qíng后,变得更加警惕,就连体内和心态都增长了不少,这是好事qíng啊。向元祐看着众人有气无力的模样,脑海中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从进入迷雾森林开始,他就一直担心,他们这群新弟子个个心高气傲的,恐怕会在迷雾森林中惹出什么重大的事qíng来,而上午的严钰事件,更像是证明了他心中的猜测似的,让他愈发担忧。

    可是,他们下午的jīng神状态,却让他感到了格外的诧异!

    他还以为,要想将他们打磨成一块纯粹的美玉,还需要上一大段的时间,现在看来,苏音的一切决定都是正确的。

    而他们,也正是需要这样血的洗礼,才会真正的认知到,这是一个残酷的修真世界,而不是凡界那样和平共处的繁荣盛世。

    苏音双手环胸,看着众人勤勤恳恳,一句怨言也不发的按照她的命令行事,一直紧抿的唇瓣,缓缓的向上扬起。

    回去之后,好好的查一下那个严钰是什么来头,如果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那我们天渊派就大方点,多赔他们一些银两,如果有可能的话,让外出游历的弟子,适当的照顾他们一点!不管怎么说,严钰的事qíng对于他们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感触的。

    在这个修真的世界当中,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的让自己活下去,可严钰,明明知道自己对他们的警告,却还擅自触动禁止,导致自己白白的丢了一条xing命。

    苏音对他,虽然充满了遗憾和气恨,但是,人死如烟灰,他生前的一些事qíng也就随之,灰飞烟灭了。

    正所谓,死人为大,就算是他生前的一些行为不恰当,但是他的家人,他的父母却是没有任何罪责的,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希望天渊派能够好好的安置严钰的父母,也算是她把他带来这里的赔偿和道歉吧。

    好,回去之后,我会好好吩咐一下勤务阁的弟子。向元祐点点头,表示自己赞同她的意见和提议。

    而在此时,距离两人约有三四米之远的地方,莫若正和众人一起清理着周围的杂糙。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