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页

      说完,她瞬间就后悔了。

    因为在她接受到的剧qíng当中,还真是没有莫若私生活混乱这一点呢,甚至可以说,他的前世今生加起来也还没有娶到一个媳妇儿,有过一个女人呢。

    似乎,在他成为大反派之前,他每天的生活就是修炼,而在成为大反派之后,他每天的生活就变成了报仇!

    这样心无二物的他,又怎么可能会有时间去找什么女人,娶什么媳妇儿呢?!

    所以,当苏音的话音在落下之后,莫若瞬间像是在油锅里又过了一遍似的,不止是全身通红了,甚至还冒出滚烫的白烟来了。

    苏音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一向嘴毒心狠,尖酸刻薄的她,在看到如此纯qíng的莫若后,整个人都莫名的尴尬起来了。

    那啥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好好的修炼,早晚有一天你能够娶上媳妇儿的,千万不要灰心哈。苏音在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对他进行了一番小小的劝说,省的他因为刚才她的qíng急之作,一个不小心就落下了yīn影。

    而莫若在听到她的前半句话后,整个人害羞的都快要找个地fèng钻进去了,可当他在听到苏音的后半句后,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全身冰凉的躺在地上,呆愣愣的回不过神来。

    莫若?莫若?苏音见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连忙上前蹲在了他的身边,伸手轻轻的推搡着他,关心的询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全身这么冰凉啊?是不是因为入水,感冒了啊?

    虽然她的心中感觉有点不大可能,但是莫若身上的温度实在是太低了,而且还全身冒汗,就跟得了重感冒的qíng形是一样的。

    没没什么!一直动也不动的莫若,突然之间就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qíng一般,倏地一下就从苏音的面前,猛地站了起来,而且还离她远远的,就像是在刻意的疏远她似的。

    你到底是怎么了?苏音满腔迷惑的看着他,实在是有些不能理解他现在这种,视她如猛虎的表qíng动作,究竟是在闹哪样?!

    我没事,真的没事就是就是刚才溪水有点凉,所以现在有些感染了风寒罢了。莫若僵硬着脸颊,一边轻轻扯动嘴角对她胡乱的编造了一个借口理由,一边无意识的涣散着自己的眼神,仿佛遭受到了什么灭顶的打击似的。

    真的只是感染了风寒?苏音狐疑的上下打量着他,实在不是她不相信他,而是刚入水就得了重感冒,这理由和借口一点都不让人相信好吗?!

    更何况,他自己还是一个修真者,有真气护体,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就得了重感冒呢?!

    可是,看着他脸色苍白,全身冰凉的样子又不像是在找借口

    于是,苏音在短短的一瞬进行了怀疑之后,就果断的相信了自己面前这个乖巧的徒弟,她相信他一定不会欺骗她的!

    只是你带来的那些丹药当中,有什么是可以治疗感染风寒的吗?苏音在相信之后,又陷入了一个担忧的困境当中。

    在现代,治疗重感冒有感冒药还有退烧药等一些,可以防止重感冒恶化的西药,但是现在

    苏音转头望了望,看不见一个人影的森林。

    在这个以炼丹为主的世界当中,要让她给他找出感冒药和退烧药这些东西,还真是有些不可能呢,就是不知道,在这里有没有什么药糙或是方子,能够治疗重感冒,这一疾病了。

    好像没有。莫若在短顺的傻眼过后,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在qíng急之下,编造的理由的漏dòng,不如我先修炼一晚,等到明天天亮要是还没有好的话,那就在想想其他的办法吧。

    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误,也让自己尽快的投入到警惕的状态当中,他提出了一个适中的办法,同时也是一个能够暂时弥补他谎言漏dòng的办法。

    暂时,也只能这样了。苏音幽幽的叹息一声,赞同了他的提议,对了,你饿吗?要不,我去附近周围看看有没有什么野jī野兔什么的,抓来烤来吃吧。

    这么一放松下来,苏音忽然想起来,他们两个因为探路的事qíng,还没有吃过晚饭呢。

    而刚刚又经历了一次,那么凶险的被野láng和猎豹狂追的局面,现在放松下来,正好可以休闲的烤个野jī,烤个野兔什么的,既能放松了他们刚刚紧绷的jīng神,也能顺便填饱一下肚子,何乐而不为呢?!

    莫若迟疑的开口,不如我去抓来烤吧,师父你先在这里好好的调息一下吧。

    苏音闻言,顿时纠结了一瞬,随即对他果断的点头应道,那好吧,你自己注意周围的危险,那些不太安全的地域,千万不要触及,知道吗?

    是。莫若淡声应了一句,便转身疾步的离开了这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似乎他只要一和苏音,两人安静的相处,他的那颗心脏就砰砰的一直狂乱的跳动,就连他的视线,也不由自主的飘移到了,苏音那张淡粉色的唇瓣上面。

    所以,他在明知道,吃饭不利于他的修炼后,还是提议去捉来烤着吃,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苏音,更加的开心一些。

    而此时,不知莫若心中复杂qíng绪的苏音,正在惬意的享受着,自己贴心的小徒弟的殷勤奉献呢。

    正文 第101章 腹黑魔尊,撩一个(十三)

    半晌后,就在苏音以为他又遇上什么危险的时候,莫若终于提着两只仍在扑腾中的野jī,缓缓的从树林中走了过来。

    苏音心中猛松一口气,对他轻笑着调侃道,去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又被野láng群和猎豹群给抓走了呢。

    对不起师父,让您担心了。莫若漆黑的眸中迅速闪过一丝自责的神色。

    如果不是他自己心中有鬼的话,别说是两只野jī,就算是五只、十只,他也早早的抓回来,洗剥gān净了。

    现在听着苏音话里话外的调侃,他的心里除了羞愧之外,再无别的任何qíng绪。

    好了,好了,我跟你开玩笑呢,gān嘛这么认真啊。本来苏音的心态是十分放松的,现在看着他这样认真严肃的跟自己道歉,心里还真是有些挺不是滋味的,快去把野jī给处理gān净,我都快饿死了。

    是。莫若应了一声,就连忙小跑到了溪边,将手中提着的两只野jī,迅速的杀掉放血,仔细的将野jī身上的毛发,处理gān净。

    苏音双手放在脑后,悠闲舒适的靠在一块光滑圆润的大石头上,安静又惬意的看着自己小徒弟,蹲在gān净清澈的小溪边,静静的为自己准备着丰盛的晚宴。

    不得不说,莫若的动作就是麻利,短短的一盏茶功夫就将两只野jī,全部处理gān净了,而且还迅速的捡了一些柴火,在苏音的面前,点燃了一簇熊熊的篝火。

    坐在篝火旁边,即使苏音并不需要篝火的温暖,但是,看着自己小徒弟为了自己的口腹之yù,而忙的脚不沾地,她的心中忽然莫名的就涌起了一抹高兴甜蜜的感觉,就连那张自从天渊派出发之后,就刻意板着的小脸,也在此时温暖的篝火照耀下,扬起了一抹明媚灿烂的笑容。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