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页

      在迷雾森林当中,危险是无处不在,可只要他们不往迷雾森林的内围去,那他们的安全就能够得到足够的保障,而这次新生试炼的目的,她也就顺便得到了。

    这样的一种说法,她并不认为他们会拒绝她的提议。

    可我还是认为,迷雾森林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一个不慎,那就非常有可能将前去的所有弟子,丧身在此!向元祐在左思右想之后,还是有些不赞同的对着三人摇了摇头,还希望尊主师兄,能够认真考虑。

    相观向元祐的谨慎和胆小,楚绪林更觉得苏音的提议,是非常正确的。

    我和三师弟的想法不同!迷雾森林,虽然是整个人仙魔三界的禁地,里面更是危险万分,但是正如师妹所说,只要我们不往迷雾森林的内围而去,那就不会存在什么危险!就算有,也正好可以当做这次试炼的考题了。楚绪林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在仔细的综合一下后,便说了出来,况且,苏音师妹说的对!这次招收上来的新生,各个都目无尊长,xingqíng散漫的很,如果不借此机会,好好的整治一下,恐怕日后难当大任啊。

    谈弘旭皱眉,刚想说些什么,就只听殿外忽然传来了阵阵吵吵嚷嚷的杂音。

    正文 第96章 腹黑魔尊,撩一个(八)

    什么人在外面吵吵嚷嚷的?谈弘旭板着脸,冷声对着站在殿外的弟子,质问道。

    回尊主,好像是左掌门的关门弟子和派中新收的弟子,产生了一些矛盾!现在那些新弟子们,正在殿外嚷嚷着,要让尊主为他们做主呢。男弟子从殿外大步走进,弯腰对着上座的谈弘旭回复道。

    莫若和新弟子发生了冲突?苏音闻言,顿时心中兴趣立起,扭头笑着对谈弘旭说道,既然有关我的关门弟子,而和他发生矛盾的又是派中新收的弟子,不如尊主师兄把他们都叫进来,好好的询问一下事qíng的缘由,正好也让我知道知道,我家的那根木头居然也有欺负别人的时候啊。

    谈弘旭敛眉,在仔细的思索了一下,才扬声对着殿中的男弟子吩咐道,让他们都进来。

    是!男弟子恭敬的对着谈弘旭行了下礼,便转身走到殿门前,让那些正拦着他们的弟子,放行。

    片刻后,一群身穿白色衣袍的男男女女,便一窝蜂的从殿门外涌了进来。

    弟子参见尊主。众人站在大殿中央,在看到上方坐在中间的谈弘旭后,纷纷弯腰行礼。

    都起来吧。谈弘旭眉头紧蹙,嗓音淡淡的对着众人吩咐道。

    谢尊主。

    说说吧,都是为了什么,竟然不顾四大掌门人在里面议事,而径自在外面吵吵嚷嚷的。苏音一脸淡笑的看着他们,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人群最中间的莫若。

    想必是这群新弟子,怕莫若偷偷的跑了,所以才会使用人海战术,把他给围起来吧。

    而众人在刚刚直起腰来,一道淡淡的女声,就在他们的头顶,缓缓响起。

    众人在看到问话的竟是苏音后,霎时各自面面相觑,一个个的你推我让,就是没有一个人胆敢站出去,回话的。

    坐在上方的向元祐和楚绪林,在看到这样的一幕后,不禁皱紧了眉头。

    回掌门,弟子愿意说明一切缘由,但掌门又能保证自己可以,不对着自己的关门弟子庇护偏驳吗?楚落雪见众人之中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顿时她心中一阵鄙夷,随即,大步从人群中走出,趾高气扬的对着上座的苏音质问道。

    呵。苏音淡笑轻嗤,刚想开口,就只见楚绪林募得从座椅上站起来,满脸怒容的对着站在下方,高傲的扬着自己白皙下颌的楚落雪,怒斥道,跪下!苏掌门也是你一个小小的弟子,能够质疑偏驳的吗?还不快跪下向苏掌门,赔礼道歉!

    他可以不管楚落雪对天渊派中,其他人是如何质问欺rǔ的,但是,唯独苏音不行!

    她的实力远远的超过他一大截,甚至可以说,苏音的天赋和实力,那是在整个蓬莱仙界,乃至整个人仙魔三界都是绝无仅有的!

    最为重要的是,她的脾气古怪,如果有人惹怒了她或是对她不敬,那下场,就只有死,这一条路!

    可楚落雪是他唯一的女儿,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不管如何,他都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才行,绝对不能让她惹恼了苏音那座杀神!

    爹!但楚落雪不明白啊,一直被天渊派上下所有人都宠着的她,如今楚绪林当着天渊派这么多弟子的面,就这么对着她冷声怒斥,她一向高傲的自尊心完全受不了,当即就崩溃了,爹,你gān吗啊?莫若是她的关门弟子,如果她不给我们一个保障,证明自己一定不会偏袒自己的关门弟子,那我们gān吗还要把这件事qíng告到她的面前啊?爹!你能不能讲理一点啊!

    逆女,还不快跪下!虽然楚绪林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qíng,但是他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苏音的脾气极差!

    这要是在之前,那她可能还会对着他们许下,自己肯定不会对着莫若偏驳的誓言,但是现在,以半个月前那场比武大典当天,她对莫若的关心和庇护来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如果他们执意如此的话,那结果就只能惹怒苏音,而惹怒苏音的下场

    想起以前那些在苏音手下犯事的人,楚绪林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而他在对着下方的楚落雪,也就更加的狠了。

    苏音吊儿郎当的看着面前父女相爱相杀的一面,一点都不急着开口,反而还双手在自己的腿上,时不时的轻敲着,一副优哉游哉的闲适模样。

    莫若站在大殿中央,抬头看着苏音那副看戏的模样,顿时心中紧张募松,白皙的额头上不知何时,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细小的汗珠。

    跪下!楚绪林看着楚落雪倔qiáng的站在下方,不肯对着苏音下跪道歉,霎时心中一急,平生第一次对自己这个极其喜欢而且极具天赋的女儿,动了手。

    只听噗通一声,楚落雪喉头沁血,一嘴血丝的跪在了苏音的面前。

    噗楚落雪气急攻心,一口鲜血募得喷出,满脸不敢置信的瞪着站在上方的楚绪林,就昏厥了过去。

    师弟,你gān嘛对着落雪下这么重的手啊?还不快把她抱起来,上炼丹阁让药老好好的给她瞧瞧。谈弘旭见再这样下去,场面就无法收拾了,顿时脸上面带责怪的对着楚绪林,轻斥道。

    师妹,你看这楚绪林在看到楚落雪晕过去后,整个人是又心疼又生气的,但是现在苏音态度不明,他也不好抱起楚落雪就走,所以,转头对着她脸色有些难看的询问道。

    二师兄,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苏音双眼埋怨的使劲瞪了他一眼,落雪是我的师侄女,难道我还和她一个小辈计较什么不成?!

    是师兄的错,是师兄的错!楚绪林在听到苏音这样说后,顿时整个人都快要喷血了,不跟她一个小辈计较,那刚刚还一脸看戏的模样,一点帮腔的架势都没有?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