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页

      呃苏音扭头,看着被递到自己眼前的明huáng色储物袋,顿时一张淡粉色的唇瓣,正以一种众人都可看得见的痕迹,猛烈的抽动着。

    其实,她真的想说,孩纸,你真的不用这么听话,让你打劫完你还真就彻底的把人家给洗空了啊?好歹,你也给人家留一点啊!

    再不济,也别这么赤果果的把战利品,当着人家的面递给她好吗?

    这样很容易,就帮她拉仇恨的!

    果不其然,从她的眼角余光中,苏音清晰可见的看到,丹老的整张jú花脸,一下子就青黑了下来,而且还有一种越演越烈的架势。

    苏音顿时腰身一疼,连忙抓过莫若手中的储物袋,就塞进了自己的怀中,同时笑着转身,格外大方的对着脸色青黑的丹老,颇为狗腿子的讨好道,看在半个月后,我能为您带来许多年份极高的药材面子上,您就别再跟我这种小女子计较了呗。

    哼!丹老在想到,一个月后,自己以前心中所想的那些珍贵药糙,都能够一一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任由他切碎添加外,那张青黑的jú花脸,才慢慢的像是绽放般,一丝一缕的舒展开来。

    苏音见他脸色转好,霎时心中一喜,趁着他还高兴的时候,连忙皱着一张小脸,扶着自己疼的钻心的侧腰,就从垫子上站了起来,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耽误您想药糙了。

    说着,她悄悄侧头,对着仍旧傻站着的莫若使了个眼色。

    莫若一时愣怔,直到苏音在半弓着身子,姿势怪异的走到他面前时,他才如梦初醒般,连忙伸手扶住了她的胳膊。

    感受着外来的支撑,虽然只是胳膊,但是也让她全身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不少。

    不过,当她在被莫若搀着离去的时候,还是转身有些不放心的对着仍旧坐在桌前沉思的丹老,提醒了一句,丹老,事先声明,我可不认识你说的那些药糙,所以,在你给我单子的时候,下面一定要缀着每种药材的名称,样子,颜色,甚至是气味,生长地等等,否则到时候我给你摘错了药糙,可千万别找我来哭啊。

    知道了,知道了!年纪轻轻的,怎么就那么的婆婆妈妈呢?!丹老很是不耐烦的对着她挥了挥手,还顺便嘴毒的吐槽了一句。

    苏音嘴角一抽,为了自己的气质和风度,她还是qiáng忍着没有反驳,而是加快了自己脚下的步伐,离开的背影越发的快了。

    敢说她婆婆妈妈的,到时候她要是真的采错了药材

    哼!

    回来之后,可千万别找她哭啊!

    苏音暗恨咬牙,刚想甩开莫若的手自己走,就只觉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席卷她的全身,让她不自觉的惨叫了出来,啊

    怎么了?怎么了?师父,要不要回去让丹老给你看看啊?莫若听着苏音凄厉的惨叫,连忙伸手半撑住了她的双肩。

    苏音面目狰狞的捂着侧腰,嘴里的语句一个字的一个字的往外蹦,回去让他治?他不把我给打成残废就够了,还能指望着他给我治吗?

    说到这,她就气得有些咬牙切齿。

    不就是拿了他的一点丹药吗?又不是不配给他了,gān吗这么小气的对她下手这么狠啊?都快把她给打成残废了!

    丹老打的?莫若在刚听到的时候还有些不明白,但是等到他稍加思索之后,就彻底的明白了。

    不过,即使在他的心中,这件事qíng的主要责任在他家师父身上,但是心思良善的他,还是拐着弯的对着苏音劝了一句,师父,我觉得丹老既然已经打过你一次了,那就应该不会再打了!更何况,你身上的伤,是他打出来的,他应该有责任给你治好的。

    责任?苏音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自家小徒弟一眼纯真的看着她,心里还真是有些打颤颤呢,你觉得,你师父我把人家给洗劫了,结果人家气不过去,拿起拐杖就对着我打了一下,然后我被人家打伤了,最后,人家还得找大夫给我治好,是吧?

    莫若抿唇,默默摇头。

    你自己都觉得人家不会给我治病,那gān嘛还要提议回去,让丹老给我治伤啊?苏音好笑的摇头,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居然这么蠢萌蠢萌的呢?

    对不起,师父。莫若眼神一黯,qíng绪有些失落的垂下了脑袋。

    是他太笨了,所以才会认为丹老会给师父治伤,都怪他!

    至于萌的那个字眼,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的他,自动给忽略了,直接理解为了,苏音嫌他笨。

    苏音傻眼,对不起什么啊?

    苍天啊,大地啊,她想要的是个乖巧听话的徒弟没错,可是一味的听从她的命令,不懂得变通的徒弟,那可不是她所喜欢的啊?!

    可是,看着莫若一脸认真的失落着,苏音突然觉得自己心中那些想要苛责的话语,一下子就被黏在她的嘴边,说什么都吐不出来了。

    对不起,师父!是我太笨了,所以才会着了别人的道,害的您大老远的带着我来炼丹阁,帮我找人治病!如果不是我太笨了,师父就不会受到这些无妄的伤痛了!对不起,师父。越说,心qíng越低落的莫若,到了最后,都懊悔的差点哭出来了。

    正文 第94章 腹黑魔尊,撩一个(六)

    不至于吧。苏音扶着他的胳膊站起来,看着他一副yù哭还休的模样,不禁扶额无语,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更加没有觉得你笨啊,况且,如果你说自己笨的话,那整个天渊派岂不就没有聪明的了?

    小若儿啊,我有时候喜欢开玩笑,有些话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罢了,根本就不是认真的,你也不用那么伤心。苏音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轻笑着说道,虽说你有时候确实挺死脑筋的,但是这毛病也不是不能改的,你真不用这么懊恼。

    真的吗?莫若抬头,一双漆黑的眼睛扑灵扑灵的看着她,很是单纯。

    恩。苏音无奈点头,不过,有时候你确实需要学会看一些眼色,例如刚才,丹老原本就对我生气,可你还那么大咧咧的就把抢来的丹药递到了我面前,而且还光明正大的当着他的面,告诉我说那些是抢来的东西!你这不是诚心的在挑战他的接受底线吗?恐怕,就算他当时已经不怎么生气了,但是在你这一系列坑师的行为当中,也被憋屈的来气了。

    说到这,苏音就忍不住的对着他教导了几句,以后,在遇到此类的qíng况,你一定要明白,咱们是抢劫别人的,是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说他们的宝贝有多好,有多漂亮,否则,这都是在给我们自己竖立敌人啊,知道吗?

    嗯。莫若点点头,把她的话,用心的给记了下来。

    还有,以后多学会点看人眼色,别呆愣愣的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容易被别人笑话,知道吗?苏音语重心长的对着他叮嘱道,你要记住一句话,凡事多留个心眼,别动不动的就是一根直肠子,要学会转弯,更要学会把一切对自己有利的,有坏的事qíng,全部都了然于胸!只有这样,你才能做那个掌握大局的人,而不是傻站在那里当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傻子,明白吗?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