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页

      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会当众伤了方子清呢?

    苏音杏眸半眯,纤长的食指缓缓的摩挲着,白嫩柔软的下颌。

    比赛场中,莫若已经和方子清打作一团,从眼前两人发挥的实力来说,均是不相上下,不过

    方子清眼底冷光一闪而过,随即左手食指和中指的夹fèng之间,募得寒光一闪,一根一寸长短的银针,在悄然之间被他无形的送入莫若的发际当中。

    莫师弟,我们这样打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我们一招定胜负吧?下手成功,方子清一招击退莫若的攻击,笑眯眯的对着他提议道。

    莫若抿唇,面无表qíng的点点头,示意自己同意。

    方子清见此,脸上的笑意越发的灿烂了,同时手中渐渐凝聚真气,心动后期的慑人威力,骤然显现在他的四周,形成了一道刚烈的劲风。

    莫若眉头微皱,双手紧握剑柄,迅速运转丹田真气,一股庞大的金丹前期威压,瞬间凝聚在他的周围。

    心动后期对上金丹前期,这是必输无疑的下场。

    所以,当方子清在承受不住莫若的攻击,而倒飞出去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曾感到意外,但是

    咳咳方子清灰头土脸的瘫在地上,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在剧烈的猛咳几声之后,眼前阵阵发黑,一个呼吸之间,募然昏厥。

    瞬间,整个比武大殿之内,轰然炸响。

    药老,怎么样?谈弘旭随着炼丹阁的药老,一起飞到方子清的身边,很是关心的对着正在检查的药老,询问道。

    药老一边面目严肃的对着昏厥中的方子清仔细检查,一边默默的对着身旁的谈弘旭摇了摇头,随后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经脉俱断,心神皆废。

    什么?谈弘旭震惊的后退一步,不敢置信的看着从地上站起身来的药老,那子清

    除非有洗髓糙和凝神玉,否则他这辈子都药老叹息着摇头,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弟子,怎么就被人伤成了这般。

    凝神玉和洗髓糙,本尊记得在珍宝阁内,收藏的各有一份。说着,他募得转身,扬声对着站在他座椅旁的男弟子吩咐道,子明,你和药老一起去珍宝阁,拿着本尊的佩饰,去将凝神玉和洗髓糙拿出来,供药老提用。

    是。孙子明一边运功飞下,一边招呼着众弟子将方子清抬去炼丹阁。

    药老见此,也不再耽误,在对着谈弘旭弯腰行礼之后,便随着孙子明一起朝着炼丹阁的方向,飞去了。

    在确保方子清的身体无事之后,谈弘旭的目光,募得转向了一旁的莫若身上。

    跪下!一道怒吼,骤然从勃然大怒的谈弘旭口中爆出。

    莫若眸光微闪,仍旧面无表qíng的跪在地上。

    斜靠在椅背之上的苏音,早就坐直了身体,如今看着下方跪的笔直的莫若,心中幽幽一叹。

    怪不得当初的苏音不为他求qíng,就以他这个沉默寡言的内敛xing格,不被别人看作是漠然高傲才怪呢。

    虽然这样想着,但她还是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一个提气就飞向了莫若的方向。

    莫若,你可知罪!谈弘旭一脸怒气的盯着他毫无波澜的双眼。

    该死的!就是这样一副死模样,跟苏音那个贱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师兄,别那么生气嘛。苏音慵懒随意的嗓音,缓缓的在众人头顶响起。

    莫若诧异抬头,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纤瘦背影,一直波澜寂静的心海,像是突然被人扔进了一块小石头似的,泛起了层层的涟漪。

    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谈弘旭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苏音,心中的惊讶丝毫不亚于莫若。

    要知道,苏音的冷漠无qíng那是在整个人仙魔三界,都是出了名的,现如今,她居然为了莫若这个小小的关门弟子,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对他出言庇护!

    这对于,一向喜欢见死不救的苏音来说,那可算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啊。

    苏音轻笑,对于众人的惊讶,她一点都不感到丝毫的慌张,比赛场上无兄弟,整个蓬莱仙界的修真者们都知道,对对手最大的尊重,就是用尽自己全部的实力!众所周知,我们家的莫若,刚在十几天前突破心动后期,步入金丹期的修行者行列。

    如今的他,境界未稳,尚未能完全控制住金丹期的实力!但是苏音微笑着侧身,一边轻抚着他的发顶,一边对众人赞许的说道,天渊派十年一度的比武大典,不仅仅只是一次普通的比武,而是彰显着我们天渊派在整个蓬莱仙界,乃至整个人仙魔三界的地位!而莫若,身为天渊派四大掌门之一的关门弟子,不管他的实力如何,境界如何,毫无疑问,都是要出席这次比武大典的。

    苏音话音一顿,一张jīng致的小脸上,充满了自豪和骄傲的神色,可莫若,却没有跟我叫过一声苦,更加没有喊过一次累,如今,大敌当前,尚未能完全控制住金丹期力量的他,不小心误伤了自己的师兄。其实,他的心里也对子清感到万分的愧疚和抱歉,可是,不善于言辞的他,只能把自己心中的悲伤和歉意,独自的默默承受!

    说着,苏音的脸上布满了怜惜和悲痛之色,如果师兄想要惩罚的话,那就惩罚我吧!莫若现在的真气尚未恢复,不能承受赏罚祀的酷刑,还请师兄明示。

    话落,瞬间整个比武大殿内的天渊派所有弟子,纷纷朝着谈弘旭的方向跪拜。

    莫若师叔真气尚未恢复,弟子请愿代替莫若师叔受罚。

    莫若师叔真气尚未恢复,弟子请愿代替莫若师叔受罚。

    莫若师叔真气尚未恢复,弟子请愿代替莫若师叔受罚。

    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更加坚定。

    苏音心中莞尔,她就不信,在天渊派所有弟子的请求之下,他谈弘旭还能厚着脸皮,对小莫若治罪吗?

    呵。

    莫若跪在地上,垂着眸子,面无表qíng的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为他求饶声。

    他这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那个只会埋头修炼的师父,居然还会有煽动所有弟子的本事呢。

    不过

    莫若抿紧的薄唇微微上扬,这种有人撑腰,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但是,谈弘旭的感觉却不这么美好了,只见他面色冷厉的对着众弟子扫视一圈,在压下派中所有的声音后,才脸色难看的对着苏音,开口道,师妹,你这样不好吧,毕竟

    话语未完,只见一脸悲痛的苏音突然变了脸色,面目凝重的就从莫若的头顶之中,缓缓的抽出了一根寒意凛然的毒针。

    来人!给我查!苏音面目狰狞的转身,怒瞪着谈弘旭冷笑道,师兄,你还要治莫若的罪吗?

    谈弘旭心中骇然,怎么都没想到苏音居然会从莫若的头上,察觉到这根细小的毒针。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