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页

      她什么意思啊?这么迅速利落的从自己身上站起来,是嫌弃自己身上脏吗?还是不想要跟他纠缠在一块,怕被人给看见啊?

    越想越生气的尚云辰,一张俊脸瞬间就yīn沉了下来,全身更是散发着一股yīn寒的冷气。

    苏音下意识的搓了搓自己有些发毛的胳膊,顿时不解的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才有些神色莫名的对着马夫,吩咐道,你就在这里等我。

    说完,她回头对着身旁的尚云辰,解释了一句,我有些事qíng要处理,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就好。当然,如果你嫌弃等的有些时间长的话,那你就先回去吧,等会儿我找辆马车,自己回七皇女府。

    因为之前,苏箐担心她在宫里会受到那些深宫男子们的暗算,所以,早早的就为她建立了七皇女府,而在她十四岁成年的那一天,她才真正的从皇宫里,搬进了七皇女府中。

    而她,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封号,可却有了自己皇女府邸的皇女。

    正文 第66章 和重生男配的故事(十七)

    苏音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掀开车帘,从马车上一个轻跳,就跳了下去。

    尚云辰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跳车离去,心中忽然复杂万千,定定的看着她的背影,许久许久。

    走吧。嗓音依旧悦耳,犹如珠玉敲击在地面。

    只是

    不是说走吗?那您现在就这么离开了,算是什么意思啊?马夫傻眼的看着高挑纤瘦的背影,嘴中默默的嘟囔。

    前方八九米处,本应宽敞通行的街道,如今却被人群团团围绕,各个手指着包围圈中,被人压在地上狠揍的邋遢女人,jiāo头接耳的低语着什么。

    苏音挤过外围的人群,双手抱胸的站在最内圈,眼也不眨的看着眼前这充满了bào力的一幕。

    半晌过后,一个身穿华衣锦服的臃肿女人,忽然伸手对着那群身穿黑色打手服饰的女人们,挥了挥手,然后几个缓步悠闲的走到邋遢女人的头边,对着她一直被双手所护着的脑袋,轻蔑又不屑的吐了口唾沫,随即,领着自己的那群打手,气势轩昂的招摇离去。

    臃肿女人走后许久,邋遢女人才像是感觉到安全了似的,慢慢的露出了自己那布满了污渍和灰尘的脏脸。

    女人虽脏,但她有着一双清澈的红眸,明亮,纯粹,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窝囊无能的女人,能够拥有的眼睛,而也正是这双眼睛,才恰恰是吸引苏音抛下尚云辰,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

    红眼!她是妖怪!是吃人的妖怪!大家快跑啊!

    突然,一声尖叫,募得从人群中炸响,随后,就只见原本熙熙攘攘的拥挤在一起的人群,瞬间鸟作shòu散,只留下苏音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依旧面色平静的看着邋遢女人。

    你为什么不走?难道,你就不害怕我会吃了你吗?邋遢女人似乎早就看惯了眼前的一幕似的,正当她准备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忽然意外的瞥到苏音笔直的身影,她的身体募得僵硬了一瞬,随即双眼yīn鹜的瞪着她,自嘲的冷笑。

    苏音依旧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她,直到在看到邋遢女人,一副快要炸毛的样子后,才面带微笑的走到了她的身边,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白皙柔嫩的手掌。

    ?邋遢女人一脸不解的抬头看她,实在是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可是,在人世间已经看惯了冷漠的她,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愿意对她伸出友好的手掌,就算是她的亲生父母,也是从来都没有用这样一双平静又充满了温暖的目光,暖暖的看着她。

    这让厌弃了世间一切的她,心中第一次有了温暖和开心的异样感觉。

    苏音见她一直的盯着自己打量,心中只是感到一阵好笑,并没有丝毫反感和厌恶的qíng绪,就那么愣愣的伸着自己的那只白嫩柔软的手掌。

    微微垂眸,邋遢女人一个骨碌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看着苏音依旧面带微笑的温润笑脸,她第一次有些羞涩又有些自卑的低下了脑袋,声音沙哑却又充满了gān净,我脏。

    苏音失笑,那双漆黑明亮的眸子,就像是一双弯弯的月亮似的,让邋遢女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可又怕弄脏了她,惹得她不高兴。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有可以去的地方吗?苏音知道,在面对像她这样对世间充满了一切敌意的受伤者面前,她不能戳痛她的伤口,要小心翼翼的柔声哄着,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我没有名字。邋遢女人的声音一下子就变低了许多,也沙哑了许多,也没有可以去的地方。

    那你愿意跟我走吗?苏音再次朝她伸出友好的手掌,向她发出自己友善的信号。

    邋遢女人诧异抬头,在看到苏音充满了温暖和友好的双眼后,她犹豫许久,终于没有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一点又一点的把自己那双充满了污垢的手掌,慢慢的放到了她柔嫩的掌心中。

    手可触及的温暖和热意,让她浑身轻颤了一下,让她下意识的就要收回,自己那只脏兮兮的手掌,但是却被苏音一把抓住了,牢牢的禁锢着。

    既然被我抓到了,那你以后就是我的人喽。苏音眉眼弯弯,笑眯眯的看着她,我叫苏音,是整个天圣皇朝的纨绔七皇女,至于你的名字,等会儿你跟我回家,洗的gāngān净净的,我再给你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好不好?

    邋遢女人轻轻点头,半晌才低低的应了一句,好。

    呵呵,那你跟我走吧。苏音没有松开她的手掌,而是就那么拉着,很是潇洒利落的转了身。

    只是

    你怎么在这?苏音瞪大双眸,很是诧异的看着面容冰冷的尚云辰。

    他不是应该早就走了吗?她明明都看到他的马车了。

    怎么?你很意外我站在这吗?尚云辰眸子一眯,很是不悦的冷眼看她,我还以为,你要办什么大事呢,没想到就只是捡回了一个乞丐。苏音,你要捡,也得捡一个价值高一点的啊,你捡这么一个所有人都敌对的人,是想要gān嘛啊?抗议这世间的一切不公平吗?

    他在看到邋遢女人的红眸时,也惊讶了一瞬,不过他自己都是重生的,又有什么资格去嘲笑厌恶,这样一个世间所有人对她充满了敌意的可怜人呢。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一向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苏音,居然对她伸出了友好的双手,而且一连两次,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不耐和厌烦,这让他的心中充满了怀疑和困惑。

    但是,他不敢想,更加的不敢去假设,只能更加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那不同于世人的双世灵魂。

    云辰!苏音脸色一冷,有些不高兴的看着他,我以为你会非常理解,她现在的所有心理感受!她是一个人,一个像我们一样普普通通的人,只不过她有着一双和我们不一样的眼睛罢了,追其根本,她和我们一样!我不希望,你像那些只会看表面的庸俗人们一样,是那么的肤浅。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