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页

      不过,就算她的心中再怎么猜测,女皇还是女皇,七皇女还是七皇女,她们的事qíng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御医就能够腹议猜测的,所以,在心中碾转反侧之间,她就收起了心中所有的qíng绪,恭敬的站在女皇的面前,等待着她的批示。

    云辰,还疼不疼啊?要不要我让她们给你开张止痛的药方啊?苏音在看到一手捂着自己额头出现的尚云辰后,立即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几个小跑就站到了他的面前。

    尚云辰闻言,顿时嘴角一抽,下意识的看向了御医的方向。

    果不其然,原本恭敬的等待着女皇训示的众人,此时纷纷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生怕七皇女一个冲动,就拉着自己去开张什么能够止痛的药方。

    可是,苍天啊!

    她们自小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吃药还能够止痛的?真是天下第一奇谈啊!

    于是,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垂下了自己的脑袋,生怕被苏音给点名了。

    而同样理解不了的尚云辰,为了不让自己能够有机会喝到那劳什子的止痛药,他果断的选择了拒绝她的好意,谢谢七皇女的关心,现在臣子已经没事了。

    说着,他就朝苏箐的方向,弯腰行了下礼,如果女皇陛下没有其他事的话,那臣子就先回去了。

    音儿,还有什么事吗?苏箐没有理会他的说辞,而是侧头看向了站在他旁边的苏音。

    没有了。苏音摇摇头,刚想说跟着尚云辰一起离开,她就忽然想到了苏箐的身体qíng况,顿时扭头,对着一众低垂着脑袋不言不语的御医们,吩咐道,去给本皇女的母皇仔细检查下身体,看看有没有什么是需要调理的。记住,一定要仔细,明白吗?

    说完,她一个转头就扶着尚云辰,走到了一旁的凳子旁。

    坐吧,御医要给母皇仔细的检查身体,所以需要的时间有点久,再加上你刚刚失血过多,现在不宜站着,你还是跟我坐下吧。苏音清楚这里的规矩,可是苏箐一向对她是没有任何规矩可言的,所以,她在苏箐的面前也就更加的活泼了一点,更加的没有规矩了一些。

    但这些,也只是在她们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亦或是身边站着的是非常信任的人,只是现在,她既然要选择进入朝堂了,那她在外人的面前,秀一下苏箐对她的宠爱,也是必要的。

    苏箐更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当尚云辰在看向她的时候,二话没说就点头,应允了下来。

    尚云辰随着苏音在凳子上坐下,可是心中仍旧有些解不开的困惑。

    在他的印象中,女皇苏箐不是一直都对苏音是冷冷淡淡的吗?上一次,苏子宣更是在冲动之下,说出了她比苏音在女皇面前更得宠的嚣张言语。

    可是,如今看来,为什么他感觉,女皇喜爱苏音更甚于苏子宣呢?

    而且苏子宣呢?

    尚云辰扭头,皱着一双浓眉,用眼神和唇语,不动声色的问了下身旁的苏音,三皇女呢?

    苏音轻笑,从怀中掏出那个藏了许久的明huáng色卷轴,就放到了他的手中,然后照着他的方法,用眼神和唇语,示意他打开来看。

    顿时,尚云辰的一双眉头,皱的愈发紧了。

    不过,在苏音的执意之下,他还是先偷偷的观望了一下女皇那边,在确认女皇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后,才伸出一手,慢慢的打开了被放在他双腿上的明huáng色卷轴。

    再次看到赐婚的字眼,他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而让他感到不可置信的是,苏音居然真的让女皇陛下,收回了先前的那道侧夫圣旨,转而换成了这道光鲜亮丽的正夫头衔。

    这是他怎么都没有预料到的,之前他还以为苏音说要回去,让女皇给她改圣旨,那只是哄着他玩,骗着他玩的呢,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让女皇陛下收回了自己先前所下的圣旨!

    正所谓,一言九鼎,贵为天圣皇朝最为尊贵的女皇陛下,她居然为了苏音,真的改了自己的圣旨。

    这让尚云辰瞬间惊的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随即更是失声对她惊呼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正文 第64章 和重生男配的故事(十五)

    苏音俏皮的歪着脑袋,很是得意的对他自我炫耀道,当然是因为本人太聪慧了,否则就以我母皇那矫qíng的能够气死人的xing子,还不得把我扒掉层皮啊,更不用说让她收回自己先前所下的旨意了。所以,你以后得对我好点,不然我母皇一个不愿意,恐怕就得给我到处穿小鞋了,知道吗?

    你没有答应什么不该答应的要求吧?尚云辰看着她骄傲自豪的笑脸,心中的激动被慢慢的平复了下去,他的理智也就自然回到正常的频道了。

    朕是那种不近人qíng的女皇吗?苏音尚未开口,独属于苏箐沉稳沧桑的声音,就从他们两人的不远处,传了过来。

    尚云辰心中一惊,当即从凳子上站起,对着苏箐的方向,就砰的一声闷响,硬挺挺的跪了下去,女皇息怒。

    苏音微皱眉头,一个弯腰,就伸手拉住了尚云辰的胳膊,想要将他拉起来,可惜尚云辰执意要跪在地上,两人一时间竟有些僵持不下。

    你赶紧起来,她跟你开玩笑呢。苏音见他是真的认真了,顿时心中对他有着些许的无奈,还有些许的心疼和理解。

    尚云辰低着脑袋,跪在地上,任由苏音对他怎么劝说,怎么拉扯,也绝对不会顺着她的力度,从地上站起来。

    因为他知道,他不是苏音,更不是女皇陛下喜欢的任何一个臣子,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天圣皇朝的百姓之一,如今能够得见一面天子之颜,已经是上万年修炼得来的福气了。

    更何况,再过不久,他们就要从女皇和百姓之子的关系,转而变成女婿和岳母之间的亲人关系了。

    所以,在这个时刻,他就更加的不能得罪女皇了,否则等到日后他嫁过去之后,两人之间的矛盾肯定是避免不了的了。

    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也为了尊重女皇陛下的威严,他不管如何,也要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等待着女皇的宣判。

    苏音看他这个倔qiángxing子,不禁抬头,用力的剜了苏箐一眼。

    苏箐心痛摇头,哎真是娶了夫郎忘了儿娘啊!现在还没成亲呢,就已经这么的护着心疼着了,那要是成了亲之后,还不得翻出天去啊?!我真是白疼你了,你就是一头喂不熟的白眼láng!

    苏音白眼以对,毫不留qíng的对她吐槽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gān吗还要重复这么多遍啊,真是。

    苏箐语塞,心中愤愤不平,顿时傲娇扭头,一副眼不看为净的别扭模样。

    苏音唇瓣微动,刚想说些什么,就只见那群御医们,已经收回了自己的看本家伙,准备写药方了。

    顿时,苏音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对着她们关心的问道,怎么样?我母皇的身体,还好吗?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