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页

      就算是她,也只会持续几天而已,怎么可能会一连半个多月都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呢?如果说没有人搞鬼的话,她还是不相信!

    哎还不是南方发大水的事qíng。说到这件事,苏箐的心qíng就直线的低落了下去,如果不是水患如此的猖獗,我也不会这么烦心了。

    南方发大水?苏音很是困惑的看着她,一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能跟我仔细说说吗?说不定,我会有什么好办法呢。

    上一世的苏音,在苏箐的保护下,活的无忧无虑,根本就不知道京城以外的景色是什么样的,如今,她既然要保护好苏箐,那她就得帮她解决这些事qíng,否则,又谈何保护呢?!

    现在,以江南以南,到江北一带的故景县,那里现在连月降雨,至今为止,都已经淹了十七个县城,三十九个村庄了!如果,再不立即解决,恐怕天圣皇朝各地都会涌进大片的难民,到那时,肯定瘟疫横行,百姓们民不聊生啊。说起水患的事qíng,苏箐的脸上就布满了愁容。

    如今,她贵为皇帝,是吃穿不愁,衣食无忧的,可是那些平民百姓们呢?特别是那些因为水患,而不得不离开自己的故乡,自己出生地的灾民们呢?

    只要一想到这些,她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个人又怎么能够jīng神的起来呢。

    水患?苏音在低头沉思了会后,才抬头对着她,认真的问道,你都没有让那些官员们,挖渠排水吗?

    怎么没有,可是丝毫不见成效啊。苏箐叹息着摇头,任何能用的办法她都用了,可就是没有丝毫的好转啊。

    没有用?苏音皱眉,你可以给我仔细的说一说,你们都是准备了什么样的处理方法,亦或是已经用了哪些处理方法吗?

    挖渠排水,引水入江,这些办法都用了,可是连月的降雨,根本就让那些挖渠引水的百姓们,来不及有任何的准备,就再次的塌方了,甚至为此,我们还折损了好几百的子民。苏箐苦笑着摇头,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挖渠引水呢,只不过这些办法,都在连月的降雨中,功亏一篑了。

    正文 第63章 和重生男配的故事(十四)

    怎么会造成塌方呢?你们没有用沙袋压住吗?苏音不解的反问。

    按理说,百姓们一直在挖渠引水,除非是在虚报假功,否则以日以继日都是努力挖掘的沟渠,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造成塌方了呢?

    这有点不现实!

    沙袋?苏箐疑惑的反问,什么沙袋啊?

    就是用一个麻袋,然后里面装满了沙子或是泥土,是用来压住刚刚挖好的沟渠!苏音见她仍旧有些不明白,霎时两手一边对她详细的比划着,一边努力的对她解释道,因为现在下雨,所以,地上的那些泥土肯定会有些松软,如果在挖渠的时候,不用一些沙袋压紧的话,那刚刚挖好的沟渠,就会很容易在大雨的冲刷下,再次塌方!所以,你可以让他们试着用沙袋去代替泥土,这或许能够解决,沟渠塌方的困境。

    这里不是现代,也没有混泥土或是钢筋,所以只能用沙袋来代替混泥土,把沟渠的边沿用沙袋累积,然后在用泥土封住,这样一来,就算是外面的泥土在大雨的冲刷下脱落了,但是里面的沙袋,却会牢牢的守护在自己的位置上,保持着沟渠的畅通排水。

    苏箐在心中一笔一划的按照苏音的办法,一点一点的勾勒出沟渠的形状,她突然发现,苏音的办法的确要比那种纯泥土,挖掘而成的沟渠,要坚固的多!

    特别是现在,大雨仍旧在下着,如果再继续按照以前的方法,恐怕除了停雨,就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了,但是她们又不是老天爷,所以,只能努力的挖渠引水了。

    如此一想,一直困扰在她心间的郁结,终于被松开了。

    她忽然发现,外面的天气一下子就晴朗起来了,就连刚刚被苏子宣惹起来的怒火,都一下子熄火了。

    她此时真恨不得,现在就把满朝文武重新的召集起来,尽快的按照苏音所说的办法去做,可是

    想到苏子宣,她心中的激动和兴奋,又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现在苏子宣在朝堂上的名声,要比苏音响亮的多,而且还比苏音更加的得到那些朝臣们的喜欢,如果她要在苏音和苏子宣的中间选择一个作为皇太女的话,那些大臣们毫无意外的都会选择苏子宣!

    所以,这是一个能够让苏音彻底翻身的机会,如果她能够在明天的早朝上,当着所有大臣们的面,说出这个非常棒的想法和主意,她想,估计会有一半的文武大臣们,会因为此事而站在她的身后。

    至少,那些还没有被苏子宣收买,仍旧保持中立的大臣们,会在心中对她进行一番重新的打量,再加上站在她这边的保皇党,她相信,到时候,苏音的威望肯定能够一举超过苏子宣。

    思及至此,她的心中又激动了,对于明天的早朝,她更是第一次是如此的期盼和迫切。

    音儿,你明天和我一起上早朝,然后当着满朝文武大臣们的面,把你刚才跟我所说的这些,全部在说一遍,知道吗?苏箐怕她再向之前那样随意任xing,所以对她特地的叮嘱了一番,在明天的早朝上,你一定不能再向以前那样任xing顽劣了,你已经长大了,也是时候进入朝堂,帮着母皇分忧了,知道吗?

    苏音微皱眉头,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可是看着苏箐眼中对她的热切和希望,她一下子就变得有些不忍心了,再加上她的任务就是要向苏子宣发出报复,如果她能够进入朝堂里面,把她辛苦建立的威信和声望给毁了,那样一来,她报复的行动不就进行的更加轻松一点了吗?

    这么一想,她的心中对进入朝堂的事qíng,也就没有那么的抵触和反感了。

    好。苏音点点头,表示自己同意了。

    这就好,这就好。苏箐双眼很是欣慰的看着她,第一次有了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复杂感觉。

    启禀女皇陛下,尚公子醒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女人,忽然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有些欣喜又有些复杂的对着上座的苏箐,恭敬的回道。

    尚云辰,天下第一首富尚婕云的唯一嫡子,但是,他的背后虽有富可敌国的尚府撑腰,可是他抛头露面,败坏夫德的名声,却也是整个天圣皇朝,非常闻名的。

    可是如今,就是这样一个臭名远扬的男子,居然就这么血淋淋的躺在了女皇陛下的寝宫当中,而且看先前七皇女神qíng紧张的模样,她应该是非常喜欢这个名声极臭的尚云辰。

    只是,她有点想不明白,之前七皇女不是挺讨厌这个相貌无奇的尚云辰吗?为什么才过了这么一段短短的时间,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募然的就喜欢上这么一个连普通女人都不会娶的男子呢?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但是,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被迫的啊,倒是看女皇面容冰冷的样子,挺像女皇不愿意七皇女挺愿意的模样。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