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页

      想知道?苏音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凝重之色,然后把手中紧握了许久的明huáng色卷轴,放到了她的面前,咧嘴jian笑道,先把我的圣旨给我改了,然后我再告诉你方法!否则,你要是知道了方法,不给我改圣旨了,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苏箐见此,一张老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似气又似笑,敢qíng,你跟我说了这么多,还是想要让我给你改圣旨是吧?

    嘿嘿苏音那张jīng致的小脸上,忽然扬起一抹讨好的笑容,语气极为谄媚的笑道,母皇,看在我陪你聊了这么久的份上,你就把圣旨给我改一下嘛~就改一小下,就那么一小下就可以了。不然,你就再给我重新写一道圣旨呗,好不好嘛?

    苏箐丝毫不为所动,神色很是淡漠的看着手中的明huáng色卷轴,语气莫名道,你就那么想娶尚云辰为正夫吗?能跟我仔细说说,为什么先前为了一个尚飞楚闹得要死要活的,结果现在才过了多久啊?一天都没有到吧,你居然就要抛弃尚飞楚,转而娶尚婕云的嫡子尚云辰为正夫了!

    音儿,你可以跟娘,好好的说一说吗?苏箐面色严肃的看着,对她嬉皮笑脸的苏音,语气很是郑重。

    我苏音看着苏箐凝重的神色,顿时有些吞吐的垂下了脑袋。

    这是苏箐,自从她十四岁成年之后,第一次用娘的口吻,跟她说话,这让她的心里有些微妙的慌张。

    苏箐看着她垂下的脑袋,也不急着催促。

    一个成功的上位者,她永远都懂的,什么时候是放,什么时候是收!

    其实我苏音纠结的皱紧了眉头,她这是第一次遇见这种qíng况,也是第一次被人bī问,不过,见惯了大场面的她,还是很快稳定了自己的内心,并编出了一套可靠的说辞。

    其实,我之前一直喜欢的都是尚云辰,只不过他的名声在外面有些不好听,所以,我就拿尚飞楚当了幌子,我以为你不会同意我们之间的婚事。说着,她还抬头,飞快的偷瞄了苏箐一眼,如今看来,我之前所有的思虑,全部都是对的!你果然不会同意,我娶云辰为正夫的。

    幌子?苏箐不信的轻挑眉头,脸上神色很是玩味,既然,你都在所有人的面前,拿尚飞楚当了十六年的幌子,那你现在又为什么,要把这个幌子给撤掉了呢?你不是很清楚,我不会同意你们之间婚事的吗?

    苏音闻言,顿时一张jīng致小巧的瓜子脸,瞬间被她皱成了一个满脸褶痕的包子脸,我我昨天昨天

    昨天什么?苏箐看着她不住游移的双眼,霎时心中对她昨天的行径,感到更是好奇了。

    我昨天苏音重新垂下脑袋,顶着一对红通通的双耳,很是害羞窘迫的结巴道,我昨天喝醉了,然后然后一个不小心不小心就把就把云辰给

    说到最后,她实在是说不下去了,一张脸更是红的都能滴出血来了,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间,抛弃了尚飞楚,那个在人前当个十六年的幌子了吧?

    你呀苏箐现在真的是对她有些恨铁不成钢了,就算你再喜欢他,那也得等到你们成亲之后啊?就以你现在毁了人家男子的清白,要是被那些大臣们和尚婕云知道了,那还不得闹翻天啊!你呀

    也得亏是尚云辰,否则要是换了旁人,估计她的圣凤殿,早就被那些大臣们给闹翻天了。

    这么想着,她也顾不上去再给苏音添什么麻烦了,她现在只想赶紧让苏音把尚云辰给娶进来,否则这事要真让苏子宣和那些大臣们知道了,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呢。

    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写圣旨!说着,苏箐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临走前,还颇为烦心的戳了下苏音的额头,你呀,哎

    苏音看着苏箐,疾步离去的背影,顿时二郎腿一翘,很是得意的哼哼了两声。

    她昨晚是喝醉了,也对尚云辰做出了什么过分的事qíng,可她到底有没有把尚云辰给睡了,这个还不得而知!

    不过,从这个家风思想都非常封建的社会来看,如果她昨晚真的把尚云辰给睡了,那她今天没有横尸在尚府,那也挺幸运的。

    总之,不管怎么说,她都把圣旨给重新哄回来了,这一次,她非得当场好好的检查一遍不行!

    否则,要是再在尚云辰的面前出了丑,丢了人,那她可就真的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了。

    就在她杂七杂八的乱想着的时候,一直久为出现的小青子,忽然不急不缓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奴婢参见七皇女。小青子笑眯眯的对着苏音,弯腰行了一礼。

    苏音勾唇轻笑,一边放下翘起的二郎腿,一边笑嘻嘻的对着小青子说道,好久不见啊,小青子,最近可好啊。

    承蒙七皇女的恩惠,小青子过得一切都好。话落,她忽然话锋一转,对着苏音轻声问道,请问七皇女看见女皇陛下了吗?现在三皇女等在门外,正等着奴才的回禀呢。

    正文 第61章 和重生男配的故事(十二)

    三皇女?苏音轻挑眉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小青子问道,三皇女找母皇gān什么啊?

    这个小青子迟疑了一下,才面色为难的对着苏音说道,这个奴婢也不太清楚。

    苏音玩味勾唇,对着小青子指了下刚刚苏箐离去的方向,笑着说道,呐,我母皇进里面了,你要找她的话,就去那里吧。

    奴婢谢七皇女指点。小青子讨好的对着苏音笑了下,便转身,朝着苏箐离去的方向,疾步走去了。

    不多时,小青子就跟在苏箐的身后,不急不缓的走了出来。

    母皇,圣旨写好了?苏音兴奋上前,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齐刷刷的摊在苏箐的面前,笑眯眯的询问道。

    哼!苏箐对她冷哼一声,把手中的明huáng色卷轴,往她的手中一拍,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笑骂道,看你这猴急猴急的样子,那尚云辰还能跑了不成啊?!

    苏音双手一握,对着苏箐舔着脸,嘿嘿笑道,云辰是跑不了了,可我不是怕您一个不开心,就再次给我小鞋穿了嘛。

    说完,她还有些不放心的把手中的明huáng色卷轴,打开来仔细的看了下,在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嬉皮笑脸的把卷轴重新卷好,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呸!敢qíng在你眼里,你母皇我就天天给你小鞋穿啊?真是白眼láng一个!说罢,苏箐还觉得有些不够解气似的,愤愤的伸出食指,就使劲的戳了下她白亮无暇的小脑门。

    嘿嘿苏音怀抱着衣服里面的明huáng色卷轴,笑嘻嘻的咧着嘴,也不还口。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