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页

      当你之前,在我面前得意和炫耀的时候,可曾想过,你自己还会有这么一天?

    尚飞楚,你会有如今的凄惨,那也不过是你上辈子迟来的报应罢了。

    呵呵尚云辰的唇边溢出一声轻笑,这是他重生以来,沉闷凝重的心中第一次感到放松和愉悦的心qíng。

    一直坐在上座,处于观战状态的尚婕云,在看到苏音如此的听从自己宝贝儿子的话后,就已经感到很是惊奇了,如今看着自家宝贝儿子眼中的笑意,听着那几声低沉的轻笑,她募得瞪大了双眼,很是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尚云辰。

    这可是她,在这半年以来,第一次听到他的笑声啊!

    虽然一如往常的悦耳好听,但是却让她莫名的红了眼眶。

    即使她不知道在尚云辰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qíng,可是她唯一知道的是,苏音,这个所有人眼中的纨绔七皇女,却可以让自己的宝贝儿子,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可以笑,也可以生气。

    这一次,不管女皇会不会同意,别人会不会嘲笑,她都心甘qíng愿的同意他们的婚事!

    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她想要让自己的儿子过得更好,她想要让自己的儿子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所以,不管这次在他们的面前,有多少的人在拦着,在阻挠着,她都一定要让苏音和自己的宝贝儿子成亲!

    她看的出来,也只有苏音会无条件的宠着自己那脾气有些不好的儿子,她同样看的出来,她儿子对苏音这个纨绔七皇女,有着不一样的感qíng!

    如果说,先前苏音提亲的时候,她还只是观望状态的话,那她如今,就是已经肯定了苏音的存在!

    于是,在用完午饭之后,她就把苏音叫到了书房,希望能够好好的和她谈一谈,了解一下她的真实想法。

    七皇女,你可以和老身说一说,对于您和云辰之间的婚事,您到底是怎么想的吗?尚婕云坐在凳子上,一边侧身给她倒茶水,一边对她神色温润的问道。

    苏音心下了然,这是婆婆在单独审问未来儿媳妇呢,于是,她当即就端正了自己的心态,双眼认真的看着尚婕云,缓缓说道,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彻底的爱上云辰,但是从我们两个之间的相处来看,他是最适合我的,也是我最欣赏的!

    话落,她见尚婕云有些听不明白,顿时嘴角一弯,对她笑着解释道,这么说吧,云辰他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为欣赏的一个男子,如果在未来的相处之中,我还是不能爱上他的话,那我可以向您保证,只要云辰在的一天,那我就一天不会娶除了云辰以外的男子,包括小侍!

    可是尚婕云有些狐疑的看着苏音,眼中充满了怀疑和不信任,七皇女,不是老身不相信您,而是您所说的话,简直太过匪夷所思了。

    不要说您是一国的皇女殿下了,就算是您只是一个平民百姓,那也不会终身只娶一个夫婿的?!尚婕云肯定的摇头,我知道,您已经和云辰私定终身了,我也相信您对云辰非常的有诚意,可您刚刚所说的,这辈子只会娶云辰一个夫婿,老身还是有些不能相信!还请七皇女见谅。

    苏音轻笑着摇头,没有急忙否认,而是笑意盈盈的看着尚婕云,打趣道,未来的岳母大人,我都快成为您的儿媳妇儿了,你怎么还对着我,您您的呢?这要是让云辰听到了,还不得扒掉我的一层皮啊。

    七皇女说笑了,云辰怎么敢这样对殿下呢?七皇女,真是说笑了。尚婕云听着苏音的调侃,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好笑,反而还心中很是惶恐。

    苏音见她是真的慌了,顿时讪讪的收起了自己的嬉皮笑脸,有些无奈又有些感叹的说道,其实,你真的不用这么害怕我的,我又不吃人!更何况,我们之间不是还有云辰的吗?就算我再生气,再怎么不高兴,但是,看在云辰的面子上,我也不会对你多加刁难的。

    我的未来岳母大人啊,如果你再这样对我毕恭毕敬的,一句一个您的,恐怕到时候,云辰在我的面前也要学你的这个样子了,那我以后,岂不是要自找苦吃啊?苏音轻笑着从茶桌上,双手端起茶杯,递到了她的面前,还请娘以后,不要再对着我这么毕恭毕敬的了,身为小辈,苏音真的是感到万分惶恐啊。

    这尚婕云迟疑的抬头看她,当她在看到苏音眼底的坚持后,顿时心中涌起一股暖流,让她感到了格外的窝心和高兴,随即,更是伸手就接过了她的敬茶,好,我未来的儿媳殿下。

    呵呵这不是很好吗?苏音歪着脑袋,很是古灵jīng怪的对着尚婕云,俏皮的笑道。

    没错!没错!尚婕云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笑声慡朗的对着苏音点头道。

    原本,在苏音的心中,以为的会是一场不见硝烟的婆媳大战,可她没有想到,尚婕云居然就那么轻易的松了口,愿意把她唯一的宝贝儿子,嫁给她这个在外人面前,一无是处的纨绔七皇女。

    这是她没有想到的,也是没有预料到的。

    不过,既然如今已经把未来婆婆的问题给搞定了,那她母皇那边,还是趁热打铁,赶紧搞定,然后把尚云辰给娶回家吧!

    这么想着,她再向尚婕云和尚云辰两人告了辞后,就直接坐着尚府的马车,一路朝着皇宫,疾驰而去了。

    御书房内。

    身穿一袭明huáng色龙袍的苏箐,面容慈祥的看着站在下方的苏音,不禁柔声问道,音儿找母皇有何要事啊?

    回母皇,音儿想要让母皇给音儿下道赐婚诏书。苏音抬头,看着端坐在上方的中年女人,她那一双清冷的眸子,不自觉的就变得柔和了起来,母皇,音儿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那个男子,所以想要请母皇给音儿下道赐婚诏书,好不好嘛?

    音儿喜欢的,当然好了,只不过母皇还不知道那个男子是谁家的公子呢?你就这样对母皇说的不清不楚,母皇还怎么给你下赐婚诏书啊?苏箐又无奈又宠溺的看着,下方站着的苏音,只恨不得自己把这世间,最好的东西,全部都捧到她的面前,供她挑选。

    身为女皇的苏箐,虽然在朝堂上冷面无qíng,更是心狠手辣,但是在私下里,她对调皮顽劣的苏音,却充满了无限的喜爱和宠溺,而也正是这些溺爱,才会最终导致了苏音纨绔的不良名声。

    即使,苏箐曾尝试过,用人力和一些事qíng,想要帮她扭转形象,但是,已经形成顽劣xing格的苏音,轻而易举的就破坏了苏箐多次尝试的努力结果。

    看着这样的局面,苏箐的心中也很是无奈,可她是自己最喜欢的男子所生的女儿,她又有什么办法呢,最后,她也只能任由她去了。

    不过,在朝中大臣们和苏子宣的面前,她还是保持着对苏音不温不热的态度,因为只有这样,才会让苏子宣彻底对苏音断绝了想要铲除和为敌的念想。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