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页

      孙芸瑶感受着脖间微微的刺痛,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忽然涌起了一股渴望,让她缓缓的从挣扎,慢慢的变成了紧拥。

    房外,阳光照she,天色大好,屋内,两相碰撞,激qíng四she!

    不知过了多久,屋内的动静终于慢慢的小了下来,正当两人细细温存的时候,一直安静紧闭的房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喧闹的声音。

    两人皱眉,刚想要起身,穿上衣服看看,就只见一脸yīn沉的赫连夜,忽然就从门外,一脚将紧闭的房门,用力的踹开了来。

    苏良和孙芸瑶在看到来人是赫连夜,霎时两人惨白着脸色,浑身哆嗦的从chuáng上,一边跳下来,一边手忙脚乱的套着被他们仍在地上的衣服。

    赫连夜双眼赤红的瞪着两人,只觉心中一股怒火直冲头顶!

    怒急攻心的他,想都没想就直接抄起一旁被当做摆设的青花瓷,三两步的就走到苏良的面前,一手拎着青花瓷,就直接的朝着他的脑袋,使劲的砸了下去!

    苏良一个躲闪不及,肩膀被青花瓷砸中!

    瞬间,青花瓷响起一道响亮的破碎声,而苏良则砰的一下,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面色狰狞的伸手捂着自己流血的肩膀。

    老子砸死你!让你偷老子的女人!让你偷!让你偷!赫连夜弯腰随手抓起地上青花瓷的碎片,就摁着苏良使劲的捅了下去!

    每说一声,手下就捅一下。

    数十次之后,苏良全身剧烈的抽搐了一下,随着一声沉重的闷响,整个人躺在泊泊的血泊之中,睁着双眼,慢慢的丧失了生命的气息。

    啊一直压抑着自己心中恐惧和尖叫的孙芸瑶,在看到苏良被赫连夜彻底的捅死之后,终于控制不住的惊叫了出声。

    可就是这声惊叫,让杀红了眼的赫连夜,瞬间就把目标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孙芸瑶看着满身是血的赫连夜,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恶魔似的,充满了恐慌和害怕。

    正文 第49章 第一庶女(完)

    赫连夜看着孙芸瑶充满了恐惧的小脸,顿时唇边弯起了一个鬼魅的笑容,语气很是yīn森,瑶儿,你不是说过最爱我了吗?为什么你要背叛我呢?为什么?

    说话间,赫连夜的眼中充满了yīn鹜的疯狂。

    对不起世子爷,求你饶了我吧,以后瑶儿再也不敢了,世子爷!求求你,饶了我吧!孙芸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鼻涕横流的对着赫连夜连连求饶道。

    饶了你?赫连夜的脸上满是凶狠的嗜血杀意,好啊,我这就饶了你。

    孙芸瑶闻言一愣,不过瞬间她就反应过来了,心qíng很是激动的在赫连夜的脚边,连连磕头谢道,谢谢世子爷!谢谢世子爷!

    赫连夜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只见他半蹲下身体,凑在孙芸瑶的耳边,yīn测测的笑道,不用谢。

    唔孙芸瑶募得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一脸杀意的赫连夜,你你不是,答应答应我

    话未说完,孙芸瑶直接后仰着倒地,一双瞪大的眼睛,再也没有闭过。

    我是答应过你,可我没有答应过你,饶你不死啊。赫连夜的眸底满是兴奋之色。

    此时的他,在连杀了两个人后,心里不禁没有丝毫的害怕之色,反而全身还像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任由他随便挥霍。

    举起双手!

    正当他要从房间内离开的时候,只见大理寺卿忽然领着一众官兵,从门外一涌而入。

    拿下贤亲王世子!大理寺卿在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苏良和孙芸瑶后,顿时面色一冷,对着身边的官兵冷声命令道。

    是!众官兵很是谨慎的走到赫连夜的身边,直到在费了一番功夫后,才彻底的把他给制服,压到了大理寺卿的面前。

    带走!大理寺卿冷眼瞥了他一眼,便对着压制着他的两个官兵吩咐道。

    是!两个官兵,一人压着他的一条胳膊,将他被动的一路拖出了竹轩阁。

    大理寺卿紧随其后,跟着他们便上了一座轿子,然后直奔大理寺卿而去!

    剩下的官兵们,在现场收尸的收尸,检验的检验,根本没人发现,此时静坐在对面的酒楼内,一直都在观看着全局的苏音和赫连台两人。

    你给赫连夜下了什么药?收回视线,苏音转头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赫连台,很是困惑的问道。

    赫连夜根本就不是这么一个冲动的人,更加不用说他杀的人中,还有尚书府唯一的继承人!

    所以,他肯定是被人给下了药,而药效则是让他的qíng绪更加的激动,让他更加的不用脑子去思考而已。

    不过,这样也好,苏良死了,那尚书府就彻底的安全了,而赫连夜这次被大理寺卿亲自逮到杀人,肯定不会就那么轻易的放他出来。

    要知道,这个新上任的大理寺卿,那可是一个铁面无私,就算是皇子公主犯了错,他都照罚不误!

    所以,她根本就不担心赫连夜会出来找他们算账,更加的不会担心,他们两个计划的这些事qíng会被败露,只是

    你什么时候坐上贤亲王世子的位置啊?苏音皱眉。

    只有赫连台真正的坐上贤亲王世子的位置,苏琳才会彻底的失去自己的后台背景,甚至她可以肯定的说,只要赫连台成为贤亲王世子,那苏琳接下来的人生,就只能在她的那个小院内,渡过余生了。

    赫连台看着苏音,说的很是认真,我成为贤亲王世子的时候,就是你成为贤亲王世子妃的时候!

    苏音闻言,对他狠狠的抛了个白眼,那你一辈子都别想要坐上贤亲王世子的位置了。

    说罢,从凳子上站起来,抬脚便朝着房间外,大步走去了。

    赫连台见此,连忙紧追上去,很是无赖的凑到她的身边,对着她很是兴奋的问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愿意嫁给我啊?

    死了之后。苏音清脆的嗓音,从房间外淡淡的传来。

    

    四十年后,苏音在参加一次宫廷宴会的时候,一个躲闪不及,就直接的丧命在了刺客的误杀之下。

    再次回到女配系统的空间,苏音没有急着去看自己完成任务的奖励,反而面色凝重的对着毫无一人的空气,郑重问道,我可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和那里的男人结婚生子吗?

    她的话音落下,整个空间都寂静了下来,直到她心中就快要放弃的时候,一直都没有出声的女配系统,忽然说话了。

    【只要不影响完成任务,宿主可以随意】

    那也就是说,我完全可以在那些世界中,找个喜欢的男人,结婚生子,然后幸福快乐的过完一辈子,是吗?苏音激动了,也兴奋了。

    她活了这么多年,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嫁过一个男人,更加的没有和一个男人好好谈过恋爱,而此时,女配系统忽然告诉她,在这些年之中,她完全可以随时完成她心底的遗憾,这让她在激动兴奋之余,不由充满了些许的怀疑。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