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页

      如果说之前,他还对苏音抱有希望的话,当她说出自己不知道芸瑶已经嫁入贤亲王府的时候,他心中的那抹希望瞬间陷入了沉沉的绝望当中。

    而正当他以为自己和芸瑶的感qíng,就这么戛然而止的时候,她突然说,自己愿意帮他传递信息,让他们两个再见一面!

    这种绝望之中,忽然生出希望的兴奋和激动,让他看着苏音的时候,眼睛里不自觉的露出了希翼和渴求的神色。

    苏音点点头,对着他笑着说道,你先把自己好好的整理一下,我这就回贤亲王府帮你去叫芸瑶妹妹,不过

    她忽然面露难色,有些迟疑的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苏良一看她这个模样,霎时整颗激动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苏音挠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确定的对他说道,我不知道芸瑶妹妹会不会听我的话,主动跟你见面,不过我会努力的!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帮你把芸瑶妹妹从贤亲王府里面拉出来!

    好好好。苏良受惊的心,终于缓了过来,连连的对着苏音说了三个好字。

    那你进屋好好的把自己收拾一下吧,等会儿我们在竹轩阁见面,怎么样?苏音想了一下,把孙芸瑶带到尚书府明显的有些不切实际,所以她想了一个折中的地方竹轩阁。

    好好好。苏良听都没有听明白,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好,那你赶紧进去吧。苏音对他挥了挥手,便转身朝着外面,疾步走去了。

    苏良见此,连忙从书房内窜了出来,一溜烟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中,开始把自己好好的收拾整理一番。

    而此时已经将整个尚书府都翻了个遍的白灵止,终于在下人的通报中,急匆匆的把正要离开的苏音给拦了下来。

    音儿你你这是gān什么去啊?白灵止气喘吁吁的站在苏音的面前,很是困惑不解的问道。

    苏音见此,连忙上前一步,一边帮她在后背顺着气,一边嗓音温柔的说道,我出去办点事,很快就回来了。

    你要办什么事啊?要不要娘派点人帮你或者让你爹帮你啊?白灵止虽然不知道苏音要去办什么事qíng,但是爱女心切的她,还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要给自家的宝贝闺女增派人手,生怕她遇见了什么麻烦或是意外。

    不用了。苏音笑着摇摇头,很是神秘的凑在她耳边小声道,如果这件事qíng办成的话,那以后我再也不会回去贤亲王府了,也更加的不用你们再为我担惊受怕了!你们放心,我自己心里有数。

    你到底要办什么事qíng啊?为什么白灵止的话还未说完,就只见苏音在嘴边坐了一个‘嘘’的动作,以后你们就知道了,现在保密。

    说着,她还很是俏皮的对着白灵止眨了下眼睛。

    你白灵止见此,也不敢再多说了,生怕会给她带来什么麻烦,那你自己小心点,千万别出什么事qíng啊?你要记得,你的身后还有你爹和我呢,啊?

    好,我知道了娘。苏音后退一步,对着她挥手示意了一下,你赶紧回去吧,等会儿我就回来了,千万别担心啊。

    好。白灵止明白的点了点头,但是心中还是对她此行,充满了紧张和担忧。

    苏音回头,对着她安抚的笑了笑,便抬脚,几步就消失在了白灵止的视线当中。

    静站许久,白灵止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她左思右想,纠结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朝着苏城所在的书房,疾步走了过去。

    

    贤亲王府。

    苏音一路在丫鬟的带领下,顺顺利利的走到了孙芸瑶的院落前。

    只不过,或许是因为早上苏琳的事qíng,所以孙芸瑶的院落大门口,站着两个人高马大的粗狂大汉。

    苏音想要进去,可他们说什么都不让,还说这是赫连夜的命令,她没有办法,只能隔着他们两个,扯着嗓子对里面正在扫地的丫鬟,扬声大喊。

    丫鬟不应,她只能站在大门口,对着里面使劲的喊孙芸瑶的名字,最后还是红依走到院落门口,放她走了进来。

    苏音跟着红依,一路顺着一条弯弯的鹅卵石小路,穿过了几道拱形的高墙,才在一处清幽芬香,种满了牡丹的院落中,看到了躺在软榻上假寐的孙芸瑶。

    红依领着苏音,穿过牡丹花丛,来到了孙芸瑶的身边,不过

    苏音看着红依站在一旁就不管她的模样,再瞧瞧孙芸瑶一副假寐中的样子,顿时无声的笑了。

    敢qíng,这是再给她一个下马威的啊!?

    她轻嗤,不过她也没理她们,只是自顾自的说道,苏良想见你一面,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等会儿我就去世子爷的面前请罪去,可你要是去的话,现在梳洗装扮一番还不晚。

    地点就在京城中的竹轩阁,随你去不去。说完,她一个转身,就径自的离开了。

    一盏茶后,假寐中的孙芸瑶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眸内清澈,丝毫不像有过短暂假寐休息的样子,红依,你说我去不去啊?

    红依沉思半晌,嗓音沉沉的说道,小姐,现在不是你去不去,而是苏音会在世子爷的面前说什么!奴婢以为,小姐趁此机会,和苏良公子把话说开了也好,省的以后苏音拿这个要挟您。

    孙芸瑶躺在软榻上,轻轻点头,扶我起来吧,我们去会会苏良去。

    是。红依连忙上前,将她从软榻上搀扶了起来。

    而此时本该去给苏良送信的苏音,现在却身处一个极为陌生的地方。

    小音儿怎么会突然想起来,找我呢?赫连台很是兴奋的看着坐在对面喝茶的苏音,霎时心中像炸开的烟花似的,让他激动的有些晕眩。

    苏音小口的喝了口热茶,才放下茶杯,双眼认真的看着赫连台,沉声说道,我想和你做个jiāo易。

    jiāo易?赫连台轻皱眉头,有些莫名的不喜欢这个词,小音儿想要我帮你做什么,直说就好了,用不着跟我这么客气,也用不着这么疏离。

    赫连台,你认真点,我是在和你说正事!苏音眉头微蹙,听着他吊儿郎当的话,有些小小的不慡。

    我就是在和你说正事啊!赫连台坐直身体,神色很是严肃的看着苏音,语气郑重道,我是真的不喜欢jiāo易这个词,如果你需要我帮助的话,那我很高兴,但如果,你只是要和我jiāo易的话,那我只能和你说不好意思了。

    赫连台!苏音没想到,他对于jiāo易这件事qíng,居然会这么的反感,可是她又不想要欠他人qíng,所以一时之间,她难免有些犹豫和纠结起来。

    你仔细想清楚,到底是要和我jiāo易,还是要我帮你!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qíng,绝对没有任何讨还的余地。赫连台眸色很是认真的看着她,语气坚定的说道。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