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页

      这下,苏音是真的有些拿不准,赫连台到底想要gān什么了。

    呵呵。孙芸瑶轻笑一声,看着苏音脸上无所谓的表qíng,心里有种复杂的感觉,之前,是你故意在红依的面前说自己不受宠的事qíng吧?看到现在这个场面,你的心里一定是非常满意的吧?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gān什么,但是如果你敢威胁到我的xing命和地位,我会看在我们之前的qíng谊上,给你留个全尸的。

    苏音轻嗤,很是好笑的对着她问道,难道,我在你的心里,就是那么一个没有任何心计的蠢女人吗?你怎么就那么确定,要是我们两个对上,我会死在你的手里呢?

    她也太搞笑了吧,什么还都没开始呢,居然就先给自己下结论了,真是

    孙芸瑶忽然面色一冷,双眼很是认真且带有一丝得意的看着苏音,缓缓说道,你只不过就是一个摆设罢了,手中又没有实权,现在世子爷又对我万般宠爱,对付你,那还不是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吗?

    就算是得宠这么多年的苏琳,也在她的手中渐渐的落败了去,就她一个摆设的世子妃,手中又没有实权,又没有后台背景的,她拿什么跟她争,跟她斗啊!

    那苏琳呢?孙芸瑶不清楚,但是苏音清楚啊,苏琳身为这个世界的女主,又怎么会这么容易的就在孙芸瑶的手中惨败呢,即使落败了,可她不是还有赫连夜那个男主在呢吗?!

    反正,她要孙芸瑶进来,也不过就是给赫连夜和苏琳之间添点麻烦罢了,从没想过她会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把苏琳这个正儿八经的女主,给真的扳倒。

    苏琳?孙芸瑶不屑的嗤笑一声,她现在忙着小产呢,可没什么功夫过来帮你!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不给我和世子爷惹出什么事qíng来,我会一直保你xing命无忧的,可如果你非要扭转现在的局面,那不好意思了。

    孙芸瑶面色狰狞的对她yīn狠的笑道,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做出有损害贤亲王府荣誉的事qíng的!

    如果她识趣,自己把贤亲王府世子妃的位置,乖乖的给她让出来,那她可以保她一生xing命无忧,可要是她不jiāo!

    哼!那就别怪她,不念及旧qíng,心狠手辣了!

    怎么着?你还想要对我动手啊?苏音眉梢轻挑,一边从桌上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一边很是玩味的看着她笑道,如果我是你,我现在的所有计划,都应该是怎么去彻底扳倒苏琳,将她从赫连夜的心里彻底拔掉,而不是坐在这里,像个张牙舞爪的野猫似的,对着休憩的老虎胡乱挑衅。

    你孙芸瑶看着苏音眼底的轻蔑和不屑,只觉心中一股怒火直冲大脑,募得站起来,扬手对着苏音就是一个耳刮子。

    啊

    随着孙芸瑶的一声惨叫,苏音半眯着眸子,右手微一用力,就只听咔嚓一声,孙芸瑶白皙的手腕,直接被她给掰折了。

    苏音你个贱人,快给我放手!孙芸瑶疼的鼻涕眼泪横流,原本一张漂亮jīng致的脸蛋,此时完全的变成了一个五颜六色的调色盘。

    五指连心,而作为手指的支撑点和力量凝聚点的手腕,更是连着心肝脾肺。

    如今手腕被苏音掰折,那股锥心的疼痛,让她两眼发晕,惊出阵阵冷汗。

    苏音冷笑一声,像丢垃圾似的,把她往后一推,只听砰的一声,孙芸瑶瞬间倒地,发出了一声沉重的闷响。

    夫人被孙芸瑶带来的丫鬟们,此时在看到苏音终于松开了自家主子的手腕后,才像是被解了定身xué似的,一窝蜂的就赶紧围了上去。

    本来,她们以为自家主子肯定能够好好的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摆设世子妃呢,可没想到,她的动作居然要比她们家主子的速度还要快上一步,而且还丝毫不念及旧qíng的,直接掰折了自家主子的手腕。

    这下,她们在回去之后,世子爷肯定会饶不了她们了。

    苏音你你居然敢孙芸瑶惨白着小脸,哆哆嗦嗦的看着面带轻蔑的苏音,话都没说完,就直接被气晕了过去。

    滚!苏音眸光冰冷的看着众多丫鬟,很是冷漠无qíng的吐出了一个字。

    或许是刚才苏音的那一手,完全的惊着了所有人,所以众多丫鬟在听到苏音让她们滚的话后,也没有多加的生气和反驳,而是抬着昏迷中的孙芸瑶,拔起双腿就落荒而逃了。

    啪啪啪响亮的掌声,在她身后的屋顶上方响起。

    苏音转头望去,在看到来人后,不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你想要gān什么?

    赫连台从屋顶上方,飞身跃下,一个来回的呼吸,就笑眯眯的站在了苏音的面前,下手gān脆,动作利落!不错,不错!不愧是我赫连台喜欢的女人,就是厉害。

    十多天没有看到苏音了,他的心里还真是想念的很呢。

    苏音眉头,皱的越发紧了,你到底想要gān什么啊?

    我想娶你为妻啊。赫连台很是理所应当的看着苏音说道,我一直都想要娶你为妻啊,目的也是想要娶你为妻啊,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他对于苏音一直怀疑他感qíng的事,感到非常的不开心和生气,可是没办法,谁让他喜欢她呢,对于自己的女人,当然要更加的宠着疼着了。

    更何况,他相信,总有一天,苏音一定会明白他心意的,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

    我不会嫁给你的。苏音面无表qíng的看着他,毫不留qíng的拒绝道,就算我和赫连夜之间和离了,我也不会嫁给你的。

    那你想要嫁给谁啊?赫连台yīn鹜的眯起双眸,全身充斥着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

    我谁也不会嫁!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说完,苏音没有在搭理他,只是径自的进了自己的屋中。

    我不会放弃的!只要你一天不同意,那我就一天的等下去!赫连台神色坚定的看着苏音的背影,很是认真的对她说道。

    随你便。苏音扔下了一句,便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背靠着房门,苏音像是突然泄了气似的,将全身的力气都靠在了那两扇合着的木门上。

    嫁人?

    她真的可以嫁人吗?

    算起来,她到现在也活了八十多岁了,独身一人生活了八十多年,如果说不寂寞,不孤独,那都是假的!

    看着别人结婚生子,甜甜蜜蜜的过着自己幸福的一辈子,而她,只能孤独一人的过完了一年又一年。

    为了改善自己枯燥无聊的生活,她每年都会学上一两个技艺,无论乐器还是舞蹈。

    为了让自己对世界充满了兴趣,她每年都会抽出那么一小段的时间,去和自己的家人,一起环游世界。

    前世的二十二年,加上第一个任务的六十年,她到现在已经足足八十二岁了!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