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页

      如今能够这么大胆的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已经实属难得了。

    苏琳眸子微眯,沉思许久才缓缓说道,这件事qíng,爹他知道吗?

    现在赫连夜在身旁,她是绝对不能让自己在他的心里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一点点都不可以!

    所以,即使她的心中非常的愤怒,对不听话的苏良和勾引她弟弟的孙芸瑶,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但是赫连夜的存在,却让她硬生生的压下了心头的怒火,佯装关心的对着苏良询问。

    爹他苏良想说知道,可是看着苏琳眼底的愤怒和狠戾,他不自觉的就降低了自己的声音,不知道。

    闻言,苏琳才满意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顾自的对着两人笑着说道,这件事qíng等到你回府之后在和爹好好的商量商量。

    说着,她扬手就对着两人招呼了下,坐啊,别傻站着了。

    苏良心中迟疑了一瞬,但是始终没有敌过长年的奴xing,规规矩矩的坐在了苏琳的面前。

    可孙芸瑶就不一样了,苏琳对于她来说,只不过就是贤亲王世子的一个侍妾罢了,而且还是和她拥有同样身份的庶出小姐,所以,她根本就不用讨好她,也不用多加的搭理她,只要她不在他们面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qíng,那她苏琳就没有理由让贤亲王世子去治她的罪!

    所以,她非但没有听从苏琳的命令,而且还把视线转移到了坐在她斜对面的赫连夜身上。

    苏琳一向都是一个非常讨厌不听自己话的人,再加上孙芸瑶又是一个在美貌上并不输于她的上等美女,所以,当她的目光在看向赫连夜的时候,她心中的妒意和占有yù,瞬间就爆发了。

    世子爷~苏琳很是娇嗔的往赫连夜的怀中坐了坐,一双纤长白皙的手臂,更是当着苏良和孙芸瑶的面,明目张胆的就搂在了赫连夜的腰上,而且还对他边抛媚眼,边撒娇的说道,您看看您的魅力有多大啊,一言不发的就将某人的魂给勾走了!以琳儿看啊,如果不是良儿在这里,估计她早就饿láng扑食一样的钻进世子爷的怀里了吧。

    你呀。赫连夜放下手中的酒杯,伸出手指就在苏琳挺翘的鼻子上轻轻的点了一下,爷是那种什么女人都要的男人吗?真是不乖,等到回去看爷怎么‘收拾’你。

    没有哪个男人是不喜欢被别人说自己有魅力的,更何况说这句话的女人,还是他心里喜欢着的女人,所以,快感和兴奋以成倍的方式不断翻滚着。

    在这么多的兴奋积累下,就算心机深沉的赫连夜,也忍不住的将高兴挂在了脸上。

    但是,孙芸瑶却在苏琳不动声色的言语侮rǔ下,渐渐的红了眼眶。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的侮rǔ过呢,而且还是以勾引贤亲王世子的名义,这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不得传出什么样的流言蜚语出来呢!

    当即,她就把目光放到了苏良的身上,泪眼朦胧的对着他求救。

    只要他能够帮自己说上那么一句,就说上那么一句,就能够彻底解除她现在的窘迫和困境。

    可是,苏良仍旧僵着脖子,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副水墨画,丝毫没有开口要帮她解释一句的意思。

    呵呵呵孙芸瑶面色惨白的看着三人,忽然,一道道凄凉的笑声,从那两片苍白的唇瓣中,缓缓溢出,渐渐的回dàng在这片窄小的房间中。

    她的一颗真心,终于在苏良和苏琳两人之间的连番轰炸和视若无睹中,彻底死了心。

    芸瑶苏良僵硬的回头,看着心如死灰的孙芸瑶,只觉自己胸中跳动的心脏,突然被人一手攥紧,让他疼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孙芸瑶仿佛没有听到苏良的叫声似的,只是神色凄凉的扫视了三人一眼,便直接转身,三两步就离开了这个房间内。

    芸瑶!苏良看着她甩身离去的落寞背影,霎时心中的揪痛更甚了,可是没有苏琳的示意,他不敢起身,只能满眼痛苦的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在这一刻,他的心里第一次对苏琳产生了怨恨的qíng绪,同时他也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奴xing,感到了深恶痛绝!

    真是不知礼仪教养。说着,苏琳就从桌上盘中捏了块糕点,放进了自己的嘴中,慢慢品尝,她走了也好,这样的女人你想要多少都有,又何必只在意她这一个小小的庶女呢。

    她的话刚落,赫连夜就扭头看了她一眼,神qíng复杂难明。

    姐!苏良脸色很是难看的对着苏琳,喊了一声。

    行了,行了,我也不说你了。苏琳从自己怀中掏了块锦帕出来,一边细细的擦拭着手上的糕点碎屑,一边扭头对着赫连夜柔声撒娇道,爷~琳儿吃饱了,我们回府吧。

    赫连夜点点头,便被苏琳扶着从垫子上站了起来,然后看也没看苏良一眼,就直接抬脚朝着房间外走了出去。

    爷苏琳看着不等自己,就率先离开的赫连夜,瞬间变了脸色,只见她在苏良的耳边轻声低语了一句,便加快脚下的步伐,朝着赫连夜离去的方向,紧追而去了。

    房间内,苏良面色惨白的待了半晌,才魂不守舍的从房间内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苏音,在看到苏琳追上去之后,毫不顾忌的就在大庭广众之下,伸出双手缠住了赫连夜的腰身,霎时她脸上的玩味,更加的深了。

    没想到竟然让她看到了这样的一幕,而且看样子,苏琳不仅仅只是拆散了苏良和孙芸瑶的这对小鸳鸯,貌似还有哪句话说的不对,在无形中得罪了赫连夜啊。

    不过

    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苏音那双黝黑灵动的星眸,此时神采愈发的明亮了。

    被同为庶女的苏琳,在苏良和赫连夜的面前欺压侮rǔ,想必芸瑶妹妹的心里,应该是特别生气、愤怒的吧。苏音眸光闪烁,看着对面那个空无一人的房间,她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如果此时有个契机,能够让芸瑶妹妹‘进入’贤亲王府,想必,一直独占宠爱的苏琳,应该会嫉妒的发狂吧。

    想着苏琳和孙芸瑶之间,不见血刃的刀光剑影,苏音的心qíng,就止不住的大好。

    但是,战墨可就不这么认为了,看着她异常灿烂的笑容,他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暗阁的头号高手,心中竟然会莫名的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错觉!

    他瞬间惊恐了!

    可他家的主子,却越发的欣赏和喜欢,这个与众不同的姑娘了。

    没错!就是姑娘。

    赫连台眸色幽深的看着对面的苏音,心中悠哉的想道。

    据战墨的调查,苏音和赫连夜根本就没有圆房,也就是说,现在的苏音,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处子!

    这让他的心中,莫名的感到了一股喜悦和激动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这股陌生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在听到苏音还没有和赫连夜圆房的时候,他的心里,的确是感到惊喜和诧异的。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