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页

      说着,她突然一顿,面带微笑的看着孙芸瑶继续说道,不过这样也好,他不懂得那些花花肠子,等到你们成亲以后啊,他肯定会对你非常好的!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啊。

    本来苏良在听到苏音声音的时候,心里还很是不开心,甚至是感到厌恶的,特别是在她说自己不懂得怜香惜玉那一块!

    不过,当他在qiáng忍着心中的不悦听完之后,他一下子就傻眼了。

    苏音居然是在帮着他说话,而不是像他心中想的那样,是来搅局的!

    霎时间,他心中既有感激,也有困惑,更多的是不解和迷茫。

    为什么他以前对她那样不好,她还愿意帮着他在芸瑶的面前替他说话?

    为什么,她总是这样以德报怨?

    苏良此时有些困惑了。

    你是谁啊?丫鬟红依双手抱胸,上下的打量着苏音,很是不耐烦的说道,这是我家小姐跟苏公子之间的事qíng,你凭什么管啊?

    红依!孙芸瑶伸手,拉了下红依的衣裙,然后很是不好意思的对着苏音说道,这位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家丫鬟因为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小姐,所以言行有些过分,真是不好意思啊。

    没事。苏音对着她摇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道,孙二小姐家的丫鬟,还真是护主呢!看来,我以后也要找个这样的丫鬟跟在身边了,否则遇到一些陌生人,我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

    正文 第38章 第一庶女(十五)

    你红依瞪大了眼睛,她这是在骂她是狗吗?

    这位小姐,你说话是不是过分了点啊?孙芸瑶皱着眉头,脸上虽是笑着的,但是眼里却充满了不悦和冷漠。

    红依是她的丫鬟,就算是她是条狗,那也只能她来训,现在这个女人是怎样,来找茬的吗?!

    过分?白清婉惊诧的挑眉,很是不解的看向了身旁的苏良,小良,我说话很过分吗?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呢?是我的错吗?

    苏良回神,看着白清婉很是困惑迷茫的模样,心里复杂的感觉更浓了。

    他忽然间觉得,自己好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着她进行肆无忌惮的言语中伤了。

    芸瑶,她是我姐,尚书府的大小姐,现在的贤亲王世子妃。苏良神色晦暗的转头,对着有些不悦的孙芸瑶,缓缓说道。

    尚书府的大小姐?贤亲王世子妃?你是苏音小姐?!孙芸瑶和红依在听到苏良的介绍后,只觉得自己眼前阵阵发黑。

    为什么她们刚才不对她恭敬一些?为什么她们刚才不对她礼貌一些?为什么刚才她们要那样得罪她?

    红依,跪下!孙芸瑶忽然冷下脸色,对着身旁惨白着脸色的红依,沉声厉喝道。

    只听噗通一声,红依笔直的跪在地上,哭丧着一张脸,很是恐慌的对着苏音连连磕头道,求世子妃饶了奴婢吧!求世子妃饶了奴婢这一次吧?是奴婢有眼不识泰山,是奴婢有眼不识金镶玉,求世子妃饶了奴婢吧!

    音音姐,真是不好意思,都是芸瑶管教下人不利,冲撞了音音姐,还希望音音姐就饶了她这一回吧!芸瑶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qíng了,可以吗?孙芸瑶上前一步,双手拉着苏音的衣袖,很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说道。

    这个苏音有些窘迫的挠了挠自己额前的碎发,很是抱歉的对着她说道,其实,我也没生气,只不过就是有些不明白你们刚刚为什么那么生气?也有些不明白,我刚才哪里说得过分了?如果你知道的话,你告诉我,我会向你们道歉的。

    不不不,音音姐说笑了,芸瑶刚才也不过是和音音姐开个玩笑罢了,音音姐不用放在心上的。现在的孙芸瑶哪里敢让苏音向自己道歉啊,只要她不让她们向她道歉就够了。

    真的吗?苏音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说道,你们刚刚真的是在开玩笑的吗?我还以为是我自己说错了什么,所以心里很愧疚来着!现在可好了,我终于不用对你们那么愧疚了,也幸好你们告诉我那只是一个玩笑,否则的话,恐怕今天晚上我都不能睡好觉了呢。

    对对对,那就是个玩笑话,希望音音姐千万不要生气啊。孙芸瑶看着苏音,脸上虽是陪着微笑,但是心中却早已把她骂了千百遍。

    该死的!如果你不是贤亲王府的世子妃,有谁会这么搭理你啊?!还愧疚的睡不着觉?你最好是这样,否则下一次我绝对让你晚上是真的睡不好觉!

    不会的,不会的。苏音对着她笑着摇了摇头,很是开心的对着她说道,你是我未来的弟妹,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别害怕,千万别害怕啊,我是不会生你的气的。

    那就好,芸瑶还真怕音音姐生了我的气呢。孙芸瑶在听到苏音说不生她的气了,瞬间提在心尖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不会,不会。苏音笑眯眯的看着她,摇头笑道。

    那孙芸瑶低头,看了仍在使劲磕头中的红依,霎时有些不忍的对着苏音问道,音音姐,红依她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了她这一次,好不好?

    红依是她的贴身丫鬟,也是她的心腹,不管如何,她都一定要救她的!

    红依?苏音很是迷茫的看着她问道,谁是红依啊?

    我的丫鬟红依啊。说着,孙芸瑶垂头,看了她一眼。

    苏音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刚刚还嚣张的不可一世的红依,现在已经磕破了额头,脸上血迹斑斑的很是láng狈。

    快起来,快起来,芸瑶你快把她给扶起来啊。苏音像是才看到红依似的,很是着急的对着孙芸瑶说道。

    啊?哦!孙芸瑶懵了一瞬,随后立马将红依从地上搀了起来。

    你这丫头,我又没有让你磕头谢罪,你gān嘛要这样啊?真是的!苏音一边嘟嘟囔囔的对着红依唠叨,一边上前和孙芸瑶一起,将她搀扶着往牡丹街,快步走去。

    苏良跟在她们的身后,神色复杂难明。

    牡丹街,是所有前来牡丹园观赏牡丹的游客必游地,同时里面还一些摊贩,专门卖有关于牡丹的一些小玩意,热闹程度,堪比庙会。

    苏音和孙芸瑶扶着红依,疾步走进牡丹街上的一间小药铺内。

    大夫?大夫!三人刚进药铺,苏音便扯着嗓子,在药铺内喊了起来。

    来了!一个头发花白,据搂着腰背的老人,从药铺的内阁,缓步走了出来,将她放到内阁吧。

    哦。苏音和孙芸瑶闻言,连忙将红依扶进了内阁,在chuáng上躺下。

    苏音撩袖,在自己没有汗水的额头上,粗鲁的抹了一把,然后神色温润的对着她说道,芸瑶,你在这里陪着她吧,我出去看看。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