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页

      我没有!我没有想要离开苏家!林若,啊不,苏若满脸怨愤的瞪着门内的苏音,嗓音尖厉的叫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苏家现在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苏家大小姐,现在怎么会变成人人喊打的局面!都怪你!苏音,都怪你!是你在那个会场之上说了对苏家不利的话,所以苏家现在才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苏音,都怪你!

    怪我?苏音嗤笑着看向苏若,苏大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苏家公司出现问题的这三四个月内,好像你在吃喝穿花上依旧是挥金如土,视钱财如粪土吧,而且好像在这段时间内,苏家人还为你办了一个证明身份和改名的宴会是吧,我想想,在那场宴会上面,你的各种钻石首饰还有宴会的场地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貌似费用高达上百万吧?当初报纸上面怎么说来着?

    她状似有些记不清楚的用拇指轻轻的摩挲了下自己的下巴,忽然恍然大悟似的说道,啊对了,是苏家集团经济出现问题,但苏家真正的大小姐仍旧挥金如土,果然‘真的’大小姐和‘假的’大小姐就是不能比啊!我还记得,在你那个挥金如土的画面旁边,还放了一个我上小型超市购物的场景,对吧?而且我还记得,某份报纸上面说,你每天挥出去的土,就是苏家公司的那些救命钱,对不对?

    说着,她笑眯眯的看着两人乐呵呵的道,那你们怎么能说,造成现在苏家破产是因为我呢?而且当初我说的那番话,又是哪句做了假,哪句添了水份呢?所以说,你们现在说出来的话,可要好好的在脑子里面想一想,否则我可是要告你们诽谤的哦。

    苏音,你苏若被苏音讽刺的面红耳赤,恼羞成怒的就要上前手撕了苏音。

    正文 第19章 千金小姐的逆袭(十九)

    若儿,你冷静点,现在还是外面,你别忘了现在还有多少人再看苏家的笑话呢。李默一把拉住想要上前的苏若,一边苦口婆心的对她柔声劝道,一边还脸色复杂的看着冷冷嘲讽的看着他们两人的苏音。

    是啊,现在还有好多人在等着看你们苏家的笑话呢,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回头看一看哦,有惊喜的呢。就在苏若被苏音说的脸色难堪就要发飙时,只见李默猛地回头一看,当他在看到离这里大约五六米的一片糙丛中,正欢快的闪烁着一片片刺眼的白光后,他不由脸色难看低头对着身旁的苏若低声提醒道,在我们的身后正蹲着一大片的狗仔,你现在还不疑做出一些对苏家名誉不利的事qíng,否则苏叔叔和澜他们就更加的难做了。

    苏若闻言,有些不信的转头看去,当她在看到那片闪烁着白光的糙丛后,不禁牙根紧咬,一双芊芊玉手握的愈发用力了,但她碍于身后那片狗仔,她不得不再一脸怨恨的瞪了苏音一眼后,满腔愤恨的甩手离去了看着她愤恨离去的背影,苏音冷冷的勾起唇角,对着正要追上去的李默冷声警告道,这次我看在苏家养育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就不和你们计较了,如果再有下次,我想等到我出现的时候,应该就是你们进警察局的时候。

    李默听完,只觉心中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可他心里明白,经过这件事qíng之后,苏音和他之间的缘分是真的尽了,和苏家的缘分也是真的尽了,否则她不会在明知道当初她的那番话会为苏家带来怎样的影响,但她仍旧说出了。

    你好。

    他以为,只是一句答应而已,没有什么困难的,可当他在说出口的时候,为什么从他的心中由衷的散发出了一股缘分已尽的悲哀和一股对苏音如此冷漠无qíng的怨愤?

    但,即使开口是那样的艰难苦涩,他还是开了口,应了下来。

    他知道,早在他从离开了她,不信任她的时候,他就已经没有了守护在她身边的资格,所以,在此时此刻,即使他的心中是那么的不甘不愿,但他依旧答应了下来,因为这不仅是对她的负责,也是对苏若的负责。

    而随着他话音的落下,紧跟着的就是一声房门被剧烈摔上的门声。

    他抬头静静的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才抬脚缓缓的跟着正在远去的苏若,离去。

    房内。

    苏音静静的站在门后,听着李默脚步声慢慢远去的声音,她的心中忽然qiáng烈的泛起一抹深深的苦涩和悲戚。

    十八年的感qíng,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特别是看着自己最喜欢的那个男人,一点一点的朝着别的女人走去,那种深感无力和无可奈何的感觉,让苏音感到了人生的无望和黑暗,这也是为什么苏音的愿望之一是要破坏林若和黑曜的感qíng了。

    对于这种感觉,苏音以前是从未感受过得,如今细细品味着从心脏深处传来感受,苏音在无尽的唏嘘之中,也对那个沦为pào灰死无全尸的苏音,产生了一股深深的同qíng之心,但也仅此的只有同qíng而已。

    经历过这次事件之后,时间一晃,小半年就过去了。

    正文 第20章 千金小姐的逆袭(二十)

    或许是苏音对李默的警告产生了效果,又或许是她已经被那些愤怒的股民们追的无处可逃,只能每天的躲在李默名下的一幢小别墅内,苟且偷生。

    说来也奇怪,在这小半年的时间内,虽然男主黑曜如剧qíng一样没有在出现在她的面前,可是也没听说出现在女主苏若的面前,难道是因为苏音改变了剧qíng,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变化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苏音的身上,剧qíng还是照常的进行了下来,她也在这短短的半年之内,认亲成功,如今已经真正的成为了M国神秘隐世贵族,爵瑟雅家族的一名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如今她的身份地位可不是以前那个苏家可以给予她的。

    M国,某座童话般的城堡内。

    小音,你的感冒还没有彻底的痊愈,还是赶紧跟着我回房间吧。

    在一片弥漫着清香的紫色薰衣糙田内,一道充满了急促和无奈的女xing嗓音,清澈而又响亮的在这片寂静的薰衣糙田内慢慢响起。

    正悠闲舒适的躺在躺椅上假寐的苏音,在听到这声蕴满了宠溺的嗓音后,不由唇畔微微扬起,一脸愉悦的看着那个渐渐出现在自己眼中的漂亮女人,笑道,妈咪,我只是感冒而已,又不是得了什么大病,chuīchuī风就好了,你不用这么紧张的。

    怎么不用,感冒也是件大事,如果处理不当的话,可是会转成肺炎的。女人还未开口,就只听一道沉稳充满了磁xing,但是口音却不怎么地道的男xing嗓音缓缓的在两人身后响起。

    苏音闻声,霎时从躺椅上坐起,满脸欣喜的对着正在朝着他们缓缓走来的一中年一青年男人叫道,爹地,哥哥。

    我们家的小音儿是不是又淘气了,又不听话了啊?稍稍走在前面一步的中年男人眉开眼笑的坐在躺椅上的苏音,笑眯眯的调侃道。

    哪有,我只是在这里chuīchuī风,看看薰衣糙而已,爹地你别听妈咪的话,她每次都悄悄的跟你打小报告,哼。苏音一嘟嘴,脸上有些不开心,但是眼中却分明流露着笑意的对着男人说道。

- PO18 https://www.po18.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