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页

      啊?白念城感到很震惊。宫婉柠平时一副高高在上的女qiáng人范,特别的高冷自持,怎么林空才追了她一个多月就把她肚子给搞大了呢?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糟糕!现在肯定追不上了。被宫婉柠这一耽误,那魔法师肯定早就跑没影了。想到这,白念城顿时气极了。

    风若云却信心满满地说道:不怕!我的玄幻圈碰过他,我能凭着他残留在玄幻圈上的气息找到他。随即又忍不住吐槽道,不过,那家伙还真是怕死!只是受了点小伤就跑。

    不!他这次来只是来试探我们的,所以哪怕没受伤他也会跑。白念城分析道。

    不管他是来gān嘛的,这次绝对不能让他跑掉!风若云说完就带着白念城去追那魔法师了。

    要追上了,准备战斗!追了好一会,风若云感应到对方距离他们很近了。

    白念城低喝道:等一下!不要贸然靠近!小心有诈!

    好!经白念城提醒,风若云提前停了下来。

    ☆、472.第472章 九尾天狐VS金牌驱魔师(35)

    风若云用玄幻圈为她和白念城隐藏了身形,悄悄地接近那黑暗魔法师。

    那魔法师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一栋极尽奢华的别墅。那别墅黑暗无光,在这漆黑得连月光都没有的晚上,显得yīn森森的。

    风若云和白念城对视了一眼之后又继续悄悄地潜行,当他们来到卧室门口看到正在chuáng上检查伤口的魔法师,才惊讶地发现,对方居然受伤不轻。

    之前魔法师全身被黑气萦绕着,风若云他们没能看清他的状况,才会以为他只是受了轻伤。

    看来上古神器果然厉害,即便在凡人手里依然不容小觑。

    风若云和白念城互看了一眼,便很默契地同时出手了。

    不料风若云刚将玄幻圈丢出去,那魔法师就化成一团黑烟消失了,白念城刺出的一剑自然也刺了个空。

    桀桀桀你们以为老子受伤了就好欺负么?说话间,那魔法师就对风若云他们发出一道黑色的光柱。

    风若云赶紧玉手一推,发出一道妖气抵住了对方的攻击。

    白念城趁着他们俩在斗法的时候,迅速持剑刺向那魔法师。

    啊一声可怕的惨叫声响起,那魔法师在中了一剑之后就自爆了,一股可怕的黑暗能量瞬间袭向白念城。

    白念城只来得及用剑挡了一下,就被那能量冲击得飞了出去,撞在墙上摔了下来,猛地吐了一口血就倒在了地上,没了声息。

    风若云吓得脸色全无,冲过去抱起白念城,手指颤抖着探向他的鼻息。发现他还有一丝气息,马上就将他扶上chuáng躺好。

    然后她头一抬,小嘴一张,一颗泛着金光的珠子就从她的嘴里飞了出来。然后在她的控制下,开始绕着白念城的身体旋转。

    在绕了白念城几圈之后,珠子的金光逐渐减弱了。直到黯淡无光才又飞回了风若云的嘴里,风若云的脸色也随之变得死灰,双眸黯淡无光,身体摇摇yù坠。

    但她还是qiáng撑着身子,找了一件宽大的戴帽子的披风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扶起还在昏迷的白念城慢慢地走回白家。

    直到天色发白,风若云才勉qiáng将白念城送回了白家。

    白念城的堂哥见了不禁大惊失色,问道:念城怎么了?

    现在白家的长辈都没有了,整个白家全靠白念城支撑,要是他有三长两短,白家就完了。

    他没事。风若云有些虚弱地回答,只是在消灭那个魔头的时候受了伤而已。

    那就好。白念城的堂哥听到这话,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然后就让人帮忙将白念城送回房里去休息。

    你刚才说那个魔头被消灭了?宫婉柠闻讯赶来,听到这话马上就激动无比地抓着风若云的手追问。

    嗯,已经消灭了。风若云说完就再也撑不住晕了过去。

    宫婉柠吓得赶紧蹲下身子,想要查看风若云的qíng况,不料却看到巨大的披风下,正静静地躺着一只拥有九条尾巴,一身银毛发的狐狸。

    风若云因为元丹的能量几乎消耗殆尽而变回了原形,并且陷入了深度昏迷。

    ☆、473.第473章 九尾天狐VS金牌驱魔师(36)

    白念城醒来之后没有看到风若云,只看到林空坐在他身旁,于是问道:若云呢?大概是喉咙太gān了,声音沙哑无比。

    见他醒了,林空那微红的双眸瞬间闪动着惊喜的光芒:表哥,你终于醒啦?实在是太好了!

    若云呢?白念城有些费劲地坐起来,又问了一遍。

    表哥,你先喝点水。林空端了一杯水递到白念城的嘴边。

    白念城抿着杯口喝了一小口水,就直直地看着林空,等待着他的回答。

    林空见实在躲不过,只好叹息道:表哥,我跟说了,你可千万别太激动。

    白念城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就慌了,表面上却bī着自己保持冷静:快说!

    她的元丹能量耗尽,已经变回了九尾狐,并且一直昏迷不醒,了无生息,仿佛随时都会说到这里,林空就说不下去了。

    白念城脸色聚变,倏地抓着林空的衣领吼道:她现在在哪?

    在婉柠那。林空只说了四个字,感觉一阵风chuī过,白念城就不见了踪影。

    为了照看风若云,宫婉柠没有离开白家,不过她也只能照看而已,面对处于这种qíng况的风若云,她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白念城冲到宫婉柠的房间,就看到静静地躺在小chuáng上的银狐(为了方便照看风若云,宫婉柠让人在她的chuáng边添了一张小chuáng)。于是红着双眼,qiáng忍着泪水慢慢地走过去。

    当他来到小chuáng前,抱起她那又小又软的身体时,泪水顿时夺框而出,一滴滴地落下了她那银色的皮毛之中。

    他完全无法相信这就是那活泼可爱,娇媚动人的小女人;就是那老喜欢向他抛媚眼,诱惑他的小女人;就是那在他身下辗转吟哦,娇喘不已的小女人。

    这一定是梦,一定是!这肯定不是真的,肯定不是!

    白念城紧紧地抱着风若云娇小的身体,将脑袋埋在她的软毛中泣不成声。

    尽管他们那么小心,却还是中了对方的圈套。因为他们万万没想到,对方打的竟然是跟他同归于尽的主意。

    风若云显然是为了救他,牺牲了自己。否则以她当时所在的位置,以她的修为和能力,根本不可能受伤比他还重。

    若云,你别吓我好不?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是不是?快醒来吧!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只要你,只要你白念城抱着风若云哭着喃喃自语。

    林空见了心里很难过,忍不住劝道:表哥,你不必太伤心!也许要不了多久她就醒了呢。

- PO18 https://www.po18.site